您的位置:首页  »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65)【作者:ckltony】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五章冷热泉中又春风

  终南山,东面悬崖秘洞,冷热泉中。

  张瑞和温柔此时已经出现在这里,为了度过为温柔疗体的月余时间,张瑞现在已经把这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冷泉和热泉都用布围隔上了,悬崖边的洞口处也做了一些遮挡,洞中角落摆放了净桶。

  还有一些包袱装好的干粮,张瑞就放置在洞中一处干燥的地方。

  而后,张瑞铺好了两张草垫,草垫上铺了两张厚实的兽皮,权且当做睡床。
  做好了这些准备,张瑞开始给温柔讲解泡冷泉和热泉的一些注意事项,讲解完毕后,张瑞便走出洞中,守在门口,密切注视着周遭的情况。

  这次张瑞和温柔合骑一匹骏马来到此处,也是考虑到如果许婉仪或者其他几个女人跟着一起来,目标太大不说,还难以保证所有人的周全。

  本来许婉仪也要来的,只是张瑞舍不得让她再次受路途奔波之苦,在夜里狠狠的「安慰」了几次许婉仪后,许婉仪最终还是同意了。

  张瑞这次回去,为何氏、银姬、张倩、柳若玉这几个女人带了些州府特产的胭脂、水粉、发钗、衣料等等东西回去,也让众女子很是高兴了一番。

  几个女人也没有过多的纠缠张瑞,每日安排一个女人陪张瑞过夜,五日后才放张瑞和温柔离开,幸得张瑞身体强健,修炼有方,不然还真对付不了这些「饥渴」女人。

  张瑞现在守在洞口,为了避免温柔宽衣解带时的尴尬,于是和温柔定下了时辰,时辰到了以后,张瑞再进去。

  此时天色正好,张瑞动了练剑的心思,于是拔除背后的长剑「诛仙」,起了一个起手式,按照当初在华山秘洞中得到的石刻剑谱开始挥出第一招剑式。
  第一招剑式《荡剑式》,此招式,以剑破剑,专门荡开用剑或者用刀之类的武器。

  第二招剑式《撩剑式》,此招式,以撩为主,泄开对方蓄积的力量,有四两拨千斤之功效。

  第三招剑式《离剑式》,此招式,以己方蓄力,蓄势而发,一招将对手的武器挑飞。

  第四招剑式《破剑式》,世上武功,唯快不破,此招式,以快闻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攻击敌人,蓄积全力,快如闪电,一击必杀之。

  此套剑式一共四式,组合使用奥秘无穷。

  张瑞练习此套剑法,越练越是觉得此剑法的奥妙之处深不可测,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位华山上的高人所刻,越是精妙之处,越是让张瑞钦佩。

  张瑞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体味这套剑法精妙处的境界里,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一双美目正在注视着自己,那双美目的主人的表情,由赞许慢慢的变成了惊讶。

  「太像了,太像了…」温柔的目光有些火热,心情有些起伏不定。

  原来温柔在冷热泉水分别浸泡后,发觉已经过了与张瑞约定见面的时间,等待许久之后仍然不见张瑞进来,便往洞口方向走出来。

  当温柔出现秘洞出口的时候,发现张瑞正在练剑不便打扰,便耐心的等待张瑞修习完毕。

  谁知温柔越看越心惊,张瑞的剑法绝妙,就连自己这个不懂武功的女人都看得目不转睛,那身形,那专注的神态,太像当初执剑江湖的丈夫张云天了。
  温柔回想起那个时刻,一个手持长剑的英俊青年,在一群盗贼的包围圈中,挥舞着一道道白光,穿梭于人群之间,片刻功夫就将一众盗贼击败。

  这是温柔记忆中最深刻的部分,她永远也不会忘记。

  美女爱英雄,温柔同样不能免俗。

  当张瑞练剑完毕一身臭汗时,才发现温柔站在洞口看着自己。

  张瑞立即放下手中长剑,对温柔施礼,问候道:「奶奶。」

  温柔微笑着对张瑞说道:「瑞儿,累了吧,快进洞休息。」

  「奶奶,我不累,对了,你饿了吧,我去弄点吃的。」

  「瑞儿,我不饿,你先去泉水中泡一泡,先解解乏吧。」

  张瑞此刻满身臭汗,也觉得有些不妥,便走进了秘洞,准备先泡个澡,然后再去弄点吃的。

  张瑞经过温柔身边时,一身的汗气,一旁的温柔闻到了这种带着男人气息的味道,身子微微一颤。

             *** *** *** ***

  几日下来,温柔觉得身子似乎有了些好转,不在畏冷惧寒了。只是隐隐觉得还有些不妥的地方,温柔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什么。

  张瑞也尽心尽力的服侍着温柔,时常打些野味改善两人的口腹之欲。

  温柔对于张瑞的手艺很是满意,几日相处下来,温柔对于这个陌生的孙子也开始慢慢熟悉起来,两人之间的对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此时已过去半月。

  这一日,张瑞照常的在洞口练剑,忽然之间,听到洞中温柔大喊的声音,张瑞很担心,于是立即赶到洞里。

  眼前的情形,张瑞有些吃惊。

  冷热泉遮挡的布围已经被掀翻在地,热泉中,紧闭双眼的温柔赤身裸体的倒在里面。张瑞吓坏了,顾不得此刻温柔已是春光外泄,立即跳入泉中将温柔抱起。
  张瑞探查了下温柔的鼻息,发觉温柔此刻的气息有些微弱,全身肌肤冰凉。
  「糟糕,难道是奶奶的寒毒并未完全清除干净?」张瑞心道。

  容不得多想,张瑞扶住温柔,双手贴在温柔后背,将内力真气输入温柔体内。
  张瑞此时发功,使用《龙龟决新解》内视之法,开始仔细探查温柔体内寒毒残余情况,张瑞真气游走于温柔各处经脉,终于在温柔下体会阴穴处发现了一处固滞。

  张瑞倒吸一口气,原来温柔为何拔毒后一直未能彻底痊愈,原来顽疾在此。张瑞有些后悔当时在拔除寒毒后,应该再仔细让真气走遍温柔所有经脉穴道,及时发现此处残余。

  会阴穴位于女子下体,属于私密之处,张瑞当时真气游走的时候,不敢在此处多做停留,导致此处顽疾未被及时发现,才有了今日温柔寒毒复发。

  本来冷泉、热泉分开浸泡,在冷热刺激下,可使经脉活络,达到康复的效果。可是张瑞的一时疏忽,让温柔在这十余日的冷热刺激下,导致会阴穴内残余寒毒终究在反复刺激中爆发。

  张瑞开始将内力真气释放于温柔会阴穴处,努力想要打通此处经脉,可是数十年的冰封,寒毒入体已久,张瑞纵然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办法打通。

  如果张瑞全力施展,强行打通,也可以疏通此处经脉,可是温柔却是没有丝毫武功的普通体质,无法承受太大的压力,如果强行打通,温柔必定受到严重伤害,甚至有性命之忧。

  张瑞无奈之下,只好暂时压制住此处寒毒,另寻办法……

             *** *** *** ***

  张瑞心中焦虑,顾不得眼前赤身裸体的美妇人此时的春光外泄,用衣物将温柔裸体遮盖住以后,便将温柔放置于床上。

  温柔此刻面色渐红,已经脱离危险。

  可张瑞此时却在纠结一个天大的难题。

  张瑞得到过当初杀死的淫神葛进欢所留手书,那是一本记载各种毒物和药材的心得体会,其中还包括医疗部分。

  葛进欢用毒精妙,医疗方面也是不差,能毒人也能医人。这用毒之人没有治疗之法,怕是早已在试药过程中毒发身亡了。

  葛进欢虽然罪恶滔天,是魔教魔头温必邪的重要助力,可是在这用毒医疗方面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葛进欢医疗篇详细讲诉了很多治疗之法,张瑞时常拿出细细观详,自然也是胸中有数。

  对于奶奶温柔出现的这种情况,还有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如果是张瑞亲近女人还可以进行,可是对于温柔张瑞就无法开口。

  这种方法就是男女交媾。

  要治疗温柔最后顽疾,须得男子阳具插入女子会阴穴所在,也就是女子阴道。男女交媾过程中,以男子自身阳气疏导女子会阴穴寒气,达到疏通的效果。
  可是张瑞如何开口呢,如何进行呢?毕竟温柔是自己的嫡亲奶奶,不是自己的女人。

  张瑞思考良久,一时也没有办法,只好等待温柔醒来。

  许久之后,温柔终于醒来。

  温柔发现自己正躺在兽皮被窝里,身子是暖暖的,仔细感觉才发现自己是赤身裸体的躺在里面。

  温柔俏脸突然红润,她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当时自己正在泉水中舒爽的泡着,这半月以来的浸泡,不但身子觉得大好,以前畏寒的情况几乎没有了,而且不知不觉中,自己的肌肤变得比以前更好了。
  温柔很是欣喜,她没想到泡着两口泉水好处竟然那么明显。

  每日浸泡完后,然后去看看张瑞练剑,这日子过得也是舒心,让温柔对未来生活有了一种期待。

  今日浸泡之时,温柔早已习惯了这半月的舒适,一边浸泡一边抚摸自己的肌肤,很是享受。

  浸泡中的温柔很是期待跑完后,去看看嫡孙练剑。嫡孙张瑞练剑是专注的神态和身姿,让温柔很是欣赏。

  冷泉之水,冰凉舒适。热泉之水,温润滋养。

  泡着泡着,心情大好的温柔,舒爽中,手指不知不觉间就摸到自己的私处。
  温柔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自渎的行为了,醒来后的变故,让温柔一度怀疑自己的人生,哪里有时间思考这本性之举。

  本以为冷感的自己,不会再有什么男女之事的念想,可是那种曾经经历过的欢愉感觉,在这半月与张瑞的相处中被激发了。

  男欢女爱,温柔早已是过来人。

  此时温柔在泉水中,柔夷小手触摸到了自己私处那颗珍珠,瞬间曾经拥有过的欢愉感觉再次浮现。慢慢的,随着手指在阴唇间的动作,温柔渐渐情动。
  温柔一手抚摸自己的丰乳,另一手的手指在阴唇缝隙间划动,随着力道和速度的增加,温柔的快感在逐渐增加。

  温柔口中开始发出压低了声音的闷哼声,那声音是愉悦的。

  愉悦的女子声音在洞中低沉的回响着:「哦…哦…哦…」

  随着不断被压抑的声音不断的增加,温柔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温柔就要达到快感的最高潮。

  就在高潮即将来临的那一刻,温柔下体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那疼痛来得那么突然又那么剧烈,温柔大吼一声,失禁了……,然后就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想到这里,被窝里面的温柔不禁脸红起来,她已经猜到,自己赤身裸体的昏迷以后,一定是张瑞救了自己。

  一想到自己被张瑞看光了,温柔就脸上发烫。

  温柔使劲的把俏脸往被窝里面藏,心中犹如小鹿乱跳。

  温柔并没有发觉此时的自己变得像个期待爱恋的少女,只有被窝中那个微微颤抖的身子出卖了她此时的所思所想。

  过了一会儿,温柔悄悄的把头伸出来,看向了在一旁不知道在做什么的张瑞。张瑞此时一动不动,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苦恼着什么事情。温柔看着张瑞沉稳的背影,心中的不安已悄悄的放下了。

  过了许久,张瑞终于开口了:「奶奶,你饿了吧?我去弄点吃的。」

  「嗯…」

  带着心事,张瑞慢慢的出去了。

  温柔看到张瑞的身影从洞中消失以后,才赤裸着钻出被窝,赶紧穿好了一身衣物。等待多时,温柔实在无聊,就走到靠近悬崖的洞口,看着远方的景色。
  从洞口眺望出去,高大的终南山一览无余。温柔自从被张瑞和许婉仪从华山秘洞中就回来以后,先是待在烟雨山庄就没怎么走动,自从那天为了避免魔教纠缠,众女放火自己毁了烟雨山庄后,自己就又跟着一行人去了另一处秘密据点。再之后,温柔就几乎没有真正接触大自然的机会。

  这次张瑞带自己来着终南山,温柔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不但一路上经过了许多地方,「首发性吧」,看到了许久不曾见到的事物,而且温柔发现三十年后的今天,许多新鲜玩意儿出现了。要不是张瑞害怕被魔教和顺天盟的发现,非要乔装打扮低调行事,温柔早就想要去见识见识如今的世俗社会了。

  到这终南山半月来,温柔每天都在冷热泉的滋润下,身体恢复的越来越好,温柔心里其实很满意的。再加上张瑞的悉心照顾,温柔更是与这个嫡亲的孙子亲近了。温柔坚信自己就比许婉仪大了几岁,毕竟这冰封的三十年岁月,未曾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

  温柔正在欣赏终南山风景间,张瑞回来了,张瑞手里还提着一只野兔和一些山里采摘的果实。

  张瑞已经将野兔烤好了,用大树叶包着,隔着几层的树叶,温柔都能闻到烤好野兔的香气。温柔现在喜欢上了张瑞的手艺,无论张瑞做出什么烤炙的东西,都合温柔的胃口。

  这顿饭温柔吃得很香,而温柔明显感觉到张瑞欲言又止,一顿饭吃下来,倒是大部分食物都到了温柔的胃里。

  温柔感觉自从自己昨天自渎时昏迷后,就发现张瑞似乎在顾忌着什么,本来自己想问问是什么事情,可是张瑞看到自己总是闪闪躲躲的,让温柔很是吃味。难道自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被张瑞发现了吗?

  温柔想起自己昨天情不自禁下自渎,忽然脸红了一下,心想:「难道昨天被瑞儿发现了吗?」

  张瑞心里的事情,温柔当然不知道,其实就是温柔一个人在胡思乱想。
  夜间,张瑞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温柔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瑞儿,你怎么还不睡觉啊,有什么事吗?」

  「啊…?哦,没事的,没事的,奶奶,你早些休息吧,我马上就睡。」
  听到张瑞这么说,温柔也不好继续追问,把头偏过去,等待了很久之后张瑞也没有说一句话,慢慢的睡意袭来,温柔也渐渐睡过去了……*** *** *** ***

  今日张瑞很早就离开了,温柔泡到一半,总觉得张瑞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便悄悄的穿好衣服出去寻找张瑞,决定问个明白。

  温柔走到洞口,张瑞并没有练剑,也不在这里。

  温柔平时也不敢远走,今天没见到张瑞心里有些着急,便开始四处寻找。找了没多久,就看见张瑞在一颗树下拿着一朵花,正在一瓣一瓣的扯下花瓣,口中还念叨这什么。

  温柔走进后才听清楚。

  「说,不说,说,不说,说。」

  温柔吓了一跳,以为张瑞魔怔了,便开口问道:「瑞儿,你干什么呢?」
  张瑞被吓了一跳,听到是奶奶温柔的声音,急忙扔下手中的花朵,结结巴巴的说道:「奶…奶,你怎么来啦?时间还没到呢,你怎么就出来啦?」

  温柔有些好笑,张瑞被自己一问就吓得结结巴巴的。

  温柔说道:「我今天不想泡了,想出来看看风景,没想到你跑到这里来了。」
  「哦,我也是无聊,我现在没事,咱们回去吧。」

  张瑞说完便往回走,温柔紧跟着也回去了。

  用过晚饭后,张瑞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终于开口了:「奶奶,你昨日昏迷,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温柔被问道这个问题,以为张瑞知道了自己自渎的事情,顿时紧张起来,也有些结巴的说道:「没…没什么原因啊,就是…就是那么久昏倒了。」

  「奶奶,你昨天昏迷之前有没有做过什么,或者感觉到身体哪里不对劲?」
  「这个,…这个,没有做过什么…,也…也没有感觉那里不对劲。」温柔说的时候声音越来越低,头也越来越低。

  张瑞看到温柔有些言不由衷,于是鼓起勇气说道:「奶奶,我实话给你说吧,你昨天昏迷的时候,我用真气帮你走遍全身的时候,发现你还有一处寒毒并未完全清除,不知道什么原因寒毒被激发出来,所以你昨天昏迷了。」

  「我暂时用内里镇住了寒毒,可这终究不是治本之策,要想完全解除寒毒,非得用…非得用并非寻常之法。」

  温柔很奇怪,什么样的寻常之法能让张瑞从昨天纠结到现在?

  「瑞儿,寒毒在我身体何处?用什么非寻常之法?」温柔问道。

  「奶奶,你的寒毒在你的会阴穴处。」张瑞终于开口说出了寒毒所在。
  「啊?」温柔闻听,真觉得是意外之外,之后更是面红耳赤。

  温柔如何不知会阴穴在哪里?

  原来自己昏倒还是残留会阴穴内的寒毒所致。

  难怪自己昨日高潮即将来临的时候会出现剧痛还昏迷,原来如此。

  当话被张瑞挑明以后,张瑞的表情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而温柔却是娇羞得不敢抬头。

  张瑞见温柔除了害羞,就不在言语,也不在问治疗方法,干脆把心一横说道:「奶奶,治疗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男女交合,用男子阳气冲击固滞,然后配合我的真气一起冲击残留寒毒,方可彻底治好你的顽疾。」

  「啊…?」温柔听到这个方法,差点昏厥过去。

  冷泉、热泉的水流还在「汩汩」的冒出,在洞中的两人却都是面对无语。
  温柔的脸红的快渗出血来,张瑞则是忐忑不安。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除了此时刮进洞里风儿发出的呼啸声,就在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 *** *** ***

  温柔终究还是过来人,张瑞半月时间的照顾,让温柔重新有了家的感觉。要说温柔明明知道张瑞是自己的嫡亲孙子,但毕竟张瑞不是在自己眼下长大,自己也未曾抚养过他。

  温柔始终还是三十年前的温柔,心思想法还是停留在三十年前。

  温柔内心深处是把张瑞当做一个男人看待的,更多的是欣赏和钦佩。血缘关系在温柔心目中并没有那么重。

  温柔低头不语之时,心中已是万千想法闪过。

  温柔终究还是定下了决心:「瑞儿,那就按照你的方法做吧。」

  张瑞没想到温柔居然同意了,一时之间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张瑞也不是对温柔没有动过男女的念头,眼前的这个美妇人,张瑞也很清楚就是自己父亲的娘亲,也是自己的奶奶。可是这个奶奶外貌就像自己娘亲许婉仪的姐姐,而且这个奶奶对于自己是那么的陌生,就像是突然出现的一样。

  在华山那个矿洞中,张瑞就曾目睹温柔的香肩、锁骨,那种骨感的美是张瑞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昨日惊鸿一瞥,张瑞看到了眼前美妇人的所有一切隐私秘密,张瑞不心动是假的,哪怕这个美妇人和自己血脉相连。

  张瑞早已打破人伦,与自己嫡亲的女人们有了肌肤之亲、夫妻之实。特别是与自己的娘亲许婉仪母子乱伦,更是人伦崩坏。

  可是一切早已注定,早已没有了回环的余地,张瑞把话挑明后也欣然在心中做好了一切准备。

  张瑞说服了自己,这一切是注定发生的。

             *** *** *** ***

  终南山崖洞,冷热泉中。

  两个赤裸的男女,他们双掌相接,下身贴合在一起。

  男子双目紧闭,浑身赤裸,头上冒出阵阵青烟。女子一双修长洁白的大腿,交叉着盘在男子腰部,同样双目紧闭,只是身子在不自觉的微微颤动。

  洞里变得十分安静,练崖壁洞口的风,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这两人似乎一动不动,其实两人在脑海里已经交流了许久。

  「奶奶,你听我说,现在是关键时刻,你千万不要动。」

  「瑞儿,瑞儿,我感觉好痛啊,我…我…我好难过呀。」

  「奶奶,忍住,现在是关键时刻,我内力真气和下身阳气马上一起冲击你的会阴穴残留寒毒,你坚持住。」

  「啊…啊…啊…,好痛啊…」

  「坚持,马上就好。」

  只见一动不动的一男一女终于开始剧烈的动作起来,张瑞插入温柔阴道的阳具突然暴涨几分,向前冲锋,在温柔一声大喊之后,阳具突破了温柔的子宫颈,温柔的子宫颈抵挡不住阳具的冲锋,最终阳具插入了温柔的子宫内。

  张瑞瞬间感觉阳具的龟头进入了一个寒冰库,似乎连阳具都要冻结起来。寒毒似乎反抗极为强烈,寒气似乎要顺着阳具马眼冲进张瑞体内。

  张瑞此时也非常痛苦,寒毒果然厉害,如若不趁现在将之逼出,以后更难拔除。寒毒不除的后果是,温柔以后将是宫寒,不能怀孕,而且会导致性命之危。
  温柔在张瑞阳具龟头冲入自己阴道深处的子宫颈以后,便感觉到一股炽热的阳气进来了,那种炽热的阳气让自己原本承受的痛苦瞬间平息了。

  张瑞的阳气入体,温柔现在十分受用,这种感觉是自己已经经历过的两个男人不曾给的,这种感觉让自己升天。

  温柔觉得自己仿佛灵魂出窍了,一路往上飘,飘到了空中,飘向了神仙们居住的琼楼玉宇。

  温柔觉得自己非常想哭,想哭泣着感谢上苍,让自己享受到了人间极乐。
  张瑞的痛苦到了极点,寒毒似乎感到自己要被消灭,拼起最后的全力,奋力做最后一搏……

  「啊…」

  「啊…」

  两声最后的喊叫后,一切渐渐平息了。

  张瑞的炽热的阳气伴随着浓浓的精液,冲进了温柔的子宫深处。温柔的子宫在张瑞炽热精液冲刷下,也终于把最后的寒毒释放了出来……

             *** *** *** ***

  当一切归于平静,热泉中,两个赤裸着的人儿正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赤裸的一对男女,在冒着雾气的热泉之中享受着这温馨的一刻。

  温柔打开了心扉,带着娇羞,带着欢愉后的喜悦,俏脸贴在张瑞宽厚的胸膛。
  张瑞爱怜的紧紧抱住赤裸的美妇人温柔,不住亲吻她的脸颊、额头、红唇。
  许久之后,赤裸的张瑞抱着赤裸的温柔,走出泉池,走进了被窝………
  许久之后,被窝中,两个已经筋疲力尽的男女,紧紧相拥着进入甜美的梦乡。
             *** *** *** ***

  一大早,温柔就醒了,温柔睁着一对大大的美目,看着还在安睡的张瑞。温柔看着张瑞的鼻子,看着张瑞的嘴唇,忍不住起身亲吻了下去。温柔实在爱煞了这个小男人,这个小男人昨晚彻底的征服了自己。

  这种伴随着香艳和痛苦的疗伤,让温柔体会到了快乐和痛苦并存,享受和折磨同在。

  就是这种大开大合的双重刺激,让一向温柔的温柔开始变得不再平静。
  温柔喜欢这样的感觉,她还想要,想要更多。

  张瑞被温柔吻醒了,笑了一笑,露出明目皓齿,然后说道:「柔儿。」
  「嗯…」温柔点头,接受了这个称呼。

  张瑞很是怀念昨夜在驱除寒毒后,抱着温柔进入被窝后发生的事情。

  温柔的温柔,张瑞终于体验到了。张瑞没有想到,温柔看起来这么骨感的美人,居然丰胸那么硕大,与身体完全不成比例。

  温柔尽管看起来很消瘦,可是美好的身子却是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
  张瑞抚摸中,尽情享受了一把犹如丝绸一般的丝滑肌肤。

  温柔柳腰之下,是丰满高跷的玉臀。

  臀肉弹力极佳,张瑞怎么用力按压,臀肉都会瞬间反弹。

  往下,是温柔一双修长的美腿,张瑞忍不住将咸湿的手指,摸向了双腿之间的,潺潺流水的阴户之间。

  张瑞手指在温柔阴唇与阴核之间流连,上下滑动间,温柔情动的低声泣喊。
  张瑞知道,那声音是温柔快乐的鸣叫。

  温柔确实温柔,张瑞的挑逗抚摸,温柔也只是低声的呐喊。

  温柔不是放浪女子,她曾经是大家闺秀。

  曾经的大家闺秀,此刻在张瑞的手指下,亲吻下,肉体与肉体的摩擦下,也变成了低声吟唱的淫娃荡妇。

  温柔希望再次得到阳气的安慰,葱白的手指握住了张瑞的阳具,张瑞明白,温柔想要了……

  当张瑞的阳具再次插入温柔的阴道,温柔的阴道内、子宫深处已不再是一片冰寒,取而代之的是温热和潮湿。

  张瑞阳具在温柔阴道中,被温热的阴道和湿滑淫液包围,张瑞很是舒爽。
  张瑞大力的进出之间,温柔已经做好了接受张瑞一切的准备。

  有过一次进入子宫的经验,两人的再次合体,张瑞的阳具已是深深插入子宫。
  温柔享受阳气入体,阳具入宫的感觉。

  那种感觉,好似灵魂出窍,那么缥缈又那么真实。

  两人情到深处,爱液的交换更是让这次完美的交合达到了最高潮,然后…缓缓落下……

             *** *** *** ***

  张瑞和温柔此刻已是形影不离的伴侣,知心的话儿不知道说了多少。

  对于爱郎张瑞,温柔愿意付出一切。

  心目中那两个男人已经远去,留下的是现在这个男人的身影。

  对于温必邪,曾经的爱儿温小宝,温柔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如此杀人如麻的魔头,今生温柔不打算再次相认,温柔决定跟随张瑞一起归隐乡间,过那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

  温柔知道,张家和许家的大仇是必须要报的,温柔只求张瑞在将来有可能的情况下,留下温必邪一条性命。

  张瑞在温柔的一再恳求下,终是答应了。

  温柔和张瑞在此洞中再次流连了数日,度过了美好的时日,这数日,温柔与张瑞好好放下了一切,投入到性爱的欢愉中……数日后,张瑞在再次确定温柔无恙以后,便与温柔乔装一番,终究还是离开了终南山。

  这次张瑞带着温柔返回那处秘密据点的回程路上,并没有快马加鞭,而是带着温柔好好的体验了一下民间的人情世故,好好享用了一番民间美食。

  张瑞这么做的目的,还是希望温柔不要与这个时代脱节。

  张瑞和温柔回到据点以后,最先看出两人之间有事的人是许婉仪。许婉仪并没了哭闹,在问询了前因后果以后,终究还是舍不得严厉惩罚他,只是让张瑞一周之内和所有女人每晚都同房。

  张瑞痛并快乐着,女人们的热情让张瑞应接不暇。

  张瑞想要雨露均沾,可是女人们的可怕之处,还是让此时离开据点的张瑞感到后悔不已……张瑞再告别众女之后,只身离开了据点,往南方而去,那里有张瑞不得不去处理的事情。

  陈飞燕通过秘密渠道给张瑞发来了一封密函,通知张瑞速速前去。张瑞接到密函后,向众女告别,众女到也没有为难张瑞,直接放张瑞走人。

  女人们在惩罚张瑞的那些时日已经满足了……

  张瑞骑着「萌萌」快马加鞭,在躲避了无数魔教探子之后,来到了江南姑苏城。

  回到陈府,张瑞见到陈飞燕父女、李娇娘以及两个充满了活力的小表弟。
  李娇娘在陈府生活得很好,本来张瑞是打算带着李娇娘和两个表弟一起回到中原去,只是李娇娘担心两个孩儿的安危,此事只好作罢。李娇娘告诉张瑞,现在两个孩儿在陈府得到了良好的教育,有私塾先生教授,还有稳定的生活,现在离开不是上策。

  张瑞也同意,毕竟要带着三人回去,顾忌会很多,也不安全,此事也就作罢。
  陈天豪、陈飞燕父女见到张瑞更是欢喜。陈天豪年事已高,老来得女,自是看重千金女儿的未来幸福。陈天豪为了张瑞的事情如此上心,也是为了女儿今后的生活,他终究担心自己百年以后,女儿独自一人怎么面对未来?

  张瑞的出现,让陈天豪很满意,人品出众,武功也高,完全可以代替自己照顾好女儿飞燕。为了女儿,陈天豪在江南为张瑞创下一片基业,当然张瑞的贡献也大,如果不是张瑞的苗疆之行,也不会有陈府生意的蒸蒸日上。

  唯一让陈天豪不满意张瑞的地方,就是张瑞带回来的女人李娇娘。陈天豪经商数十载,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了李娇娘和张瑞的关系,可是在女儿的恳求下,陈天豪也不得不默认了此事。

  陈飞燕对于张瑞,更是爱到痴狂,张瑞满足了陈飞燕的一切幻想。加上张瑞床笫之间的甜言蜜语和性爱的满意,陈飞燕愿意为了张瑞付出一切。

  张瑞对于陈飞燕也是爱和感激,没有陈飞燕的鼎力协助,也没有张瑞在江南的基业。陈飞燕人美俊俏,做生意更是得到陈天豪真传,巾帼不让须眉。陈飞燕在生意场,比很多男人更厉害。

  离开陈府后,张瑞找到了唐洪,唐洪告之张瑞,他已经按照张瑞的安排,秘密招募了一批武林中无门无派的散客、游侠,正在秘密营地训练。由于陈天豪、陈飞燕父女提供了大量的金钱和物质支持,张瑞在江南的势力发展得很快。
  张瑞让唐洪把苗人战士和新招募的散客游侠分开训练,唐洪自是答应不提。唐洪是唐门高徒,也是江湖武林中的好手,将一众乌烟瘴气之徒训练得井井有条。
  安排了事宜之后,张瑞与唐洪把酒言欢,尽情痛饮。

  与唐洪一番畅饮之后,张瑞长期以来压抑的心情,也随着自己想法的付诸实现,而变得开朗起来。张瑞知道,当初与银姬定下的计划,现在已经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张瑞仿佛看到了将来为亲人们复仇的那一天的到来,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张瑞也时时提醒自己,千万不可麻痹大意。魔教猖狂、顺天盟助纣为虐,此时的中原武林早已是风声鹤唳。

  魔头温必邪武功深不可测,当初在武林大会上,在温必邪一击之下便将自己击败,吐血重伤。而顺天盟幕后主使雾隐山庄雷万川更是隐藏的一匹狼。

  中原武林人士尚且不知道雷万川和温必邪的勾结,张瑞一直担心在雷万川和温必邪的里应外合之下,正道门派、正义人士将会受到怎样的打击?

  张瑞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武林中将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