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榨取了男孩的精液
少年忍耐的喘息与女性媚笑的娇喘从一间黯淡的小房间里传了出来。
 
  昏暗的烛光照亮着少量的房间,宽大的地毯上散落着大量的衣物,神圣的歌 声在房间里流传着,稚嫩空灵的童声唱着的却是淫荡的话语,与房间里淫媚的娇 喘声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首奇异的歌曲。
 
  一张大床上有四个女性正围在一起,淫靡的娇喘声不断的从她们的嘴里传出, 四个女性的周围还有六名幼小的小女孩,她们微闭着水灵的粉瞳,赤裸着身体, 双手合十笑着唱起歌声。
 
  四个女性的中间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幼小的身影,他正躺在身后女性的怀里, 两边的侧身被另外两个女性所占据,他的下体处还有一名女性正揉搓着双乳,肉 棒被轻柔的摩擦着,硬起的肉棒在柔软的胸脯中被轻缓的揉搓着。
 
  双手被两侧的女性所抱住,夹在胸中,少年银色的眼眸闪烁着,他尝试过挣 脱,但四肢却被她们紧紧按住,从身下不断传来的快感也让他四肢乏力头脑混热。 
  身后的女性低下头看着少年,双手抚摸着他的脸,将他的嘴掰开,张开自己 的小嘴,延液滴入他的嘴中,甜蜜让人沉浸的味道充斥着他的大脑,但他并没有 去享受,反而抵抗着这份快乐。
 
  「莫……圣子小弟弟你已经拒绝姐姐很多次了~ 姐姐很伤心呢~ 」女性迷糊 的笑着,轻抚着少年的脸庞,回应她的只有少年不屑与仇恨的目光。
 
  他低着头不去看女性娇美的面容,聚精会神的抵抗着身体各处不断传来的快 感,神圣却又淫靡的歌声也让他必须随时防备,一旦失神一会儿,自己的抵抗就 会被奇异的歌声轻易的一部分瓦解,而且瓦解的部分再也恢复不了。
 
  这样状态持续的已经接近三四个小时了,被大量魅惑的淫香所包围,被喂以 她们的唾液,被她们不断的施以快乐却无法射精,自己的精神一直处于集中的状 态,由于接受过训练所以还是能坚持的了的。
 
  但一直这样下去,自己的精神迟早会瓦解,到时候自己又该怎么办。
 
  正对着大床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修女服的女性走了进来。
 
  「真是对不住呢~ 圣子~ 」她微笑了一下,双手合十微闭眼睛轻轻的念叨了 什么,再次睁开眼睛微笑道:「由于城市前一段时间才进行过清扫~ 大量的信徒 被屠杀~ 所以这次玷污仪式只能这么简陋的举行了~ 」
 
  「杀的好,你们这种杂种就不应该留在这个世界。」少年冷笑了一声恨恨的 道。
 
  修女丝毫不在意,她微笑了一声,拿起了胸口挂着的一个倒十字架,十字架 的中间的四周是一个爱心的轮廓,她亲吻着十字架闭上眼睛虔诚的道:「感谢爱 的女神在危难之际赐予我们圣子,赞美神。」
 
  随着她睁开眼睛,黑色的眼眸化为了粉瞳,她微笑着脱下了修女服,白嫩纯 洁的皮肤暴露了出来,丰满的酥胸与肥硕的丰臀套着白色蕾丝内衣,修长浑圆的 双腿同样套着白色蕾丝长袜,她光着身子却丝毫不显低俗与淫荡,反而十分的神 圣与庄严。
 
  她慢慢的爬上床,在少年身下的女性松开了被蹂躏的肉棒,让开了位置,修 女慢慢的蹲了下来,她温柔的抚摸着少年的脸颊,慈爱的笑着,「上次军方的行 动让我们唯一的圣母也死了呢~ 所以这份工作只能让我这个代行者来执行了~ 真
 的很抱歉呢~ 请让您神圣的躯体被我这副肮脏的身体所玷污吧~ 」
 
  她说着,小嘴已经吻上了少年的双唇,唾液交换后,她俯下身子看着肉棒, 一条白色的丝带从她腿上的袜中滑出,顺着她白皙的皮肤来到了手上,用丝带在 肉棒的根部打了一个结,「如果圣子提前泄精的话~ 我是会很困扰的~ 」 
  她一撩长发,张开小嘴,将龟头吞了下去,灵巧的舌头开始在龟头上游走, 少年的身体突然热了起来。
 
  温湿的感觉从肉棒传来,在修女的舌技下,少年的身体更加的火热了,修女 给予的快感也开始成倍的增长。
 
  四周的小女孩们的歌声开始加快节奏,修女的动作也随着歌声而加快,不知 道为什么,四十七感觉自己的抵抗力瞬间下降了许多,他赶忙稳定心神,快感却 毫不留情的加剧。
 
  滋滋的水声随着修女的吞咽传来,柔软湿热的感觉让他分外的难过,他试图 抵抗四肢却被牢牢的禁锢住,耳边的歌声与媚笑声一起骚扰着他的神经,最终他 的抵抗还是败给了快感。
 
  龟头颤抖了两下却无法射精,精液被堵住是所发出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呻吟了 一声。
 
  「圣子~ 请喝下我的乳液~ 」修女笑着起身解开胸罩托起双乳,少年紧闭的 嘴被身后的学生妹掰开,修女抚摸着少年的头,眼中的慈爱让少年只有冰冷感觉。 
  接下来修女开始用双乳来揉搓,她笑着不断揉搓,少年全神贯注的防备着修 女带来的快感,自己的精神开始慢慢的疲惫,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去接受那些感 觉,一旦接受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修女也丝毫不急,只要不断的消磨他的意志就像了,她们喂的唾液与乳液只 是让大量的病毒进入少年的体内来感染他。
 
  圣子的抵抗力分外的强劲,只要他不想被感觉,那么他血液中的物质就会消 灭着病毒,同样的,他血液与精液中的物质可以轻易的杀死感染者,但是,只要 他被感染了,病毒彻底的将他体内的抗体所同化,那么,同化后的血液与精液将 会成为无上的美味,是感染者们最为追捧的食物,没有之一,那些血液与精液会 像毒品一样让感染者上瘾,给予感染者极大的快感与味觉上的享受,能让自己的 病毒快速的增值,上瘾后的感染者会对极品以下的精液没有丝毫感觉,极品级的 还能接受。
 
  圣子难以对付,收到的汇报却是更加的巨大。
 
  少年发现在修女的乳交下自己的意志力消散的格外快速,他四肢发软只能看 着修女继续用双乳消灭他的意志,快乐的感觉就像酒液一样,将他麻醉,让他丧 失抵抗。
 
  修女开始加快速度,同时四周的歌声与娇喘声达到了高潮,修女的双乳狠狠 一夹,瞬间少年的大脑一片空白,意志力被飞快的消磨,少年渐渐的开始力不从 心。
 
  修女站了起来,轻轻褪下白色的蕾丝内裤,露出了粉嫩的蓓蕾,她轻柔的抚 摸着蓓蕾,淡粉色淫液开始从小缝处渗出。
 
  「撒~ 接受神的馈赠~ 彻底的堕落吧~ 」修女圣洁的表情在不知何时已经化
 为了淫荡的面容,她走到少年头上方,学生妹笑着将少年的头举起了,四十七无 力的抵抗着,酸软的双手无法阻止学生妹的推进,他拼了命的挣扎着,不祥的预 感传来。
 
  修女轻轻的抚摸着双唇,将她们轻轻的捻开,一滴淫液滴落了下来,同时学 生妹将四十七的头彻底的推了上去,修女接过,轻轻的环着他的后颈,将他的脑 袋一下子按了上去,双唇紧紧的按在自己的花瓣上。
 
  她娇吟了一声,大量的淫液泻下,少年疯狂的挣扎着,修女白嫩的大腿根部 紧紧的夹住他的头,不让他动弹分毫,随着淫液不断的咽下,少年的意识迅速的 消散。
 
  怎么回事?
 
  少年拼命的挣扎,奇异的淫液飞速的消融着他的意志,他的挣扎小了起来, 最后随着他的意识渐渐消失,他双臂无力的垂着,银色的眼瞳黯淡了下来,开始 泛出了粉色的斑点。
 
  她松开了少年,他就像断线的人偶一样跌落了下去。
 
  修女脸上露出了狂热的表情,她激动的蹲了下去,围绕着少年的四人离开了 中间的两人,媚笑着与四周的小女孩一样唱起了圣歌。
 
  「神啊~ 马上就要~ 马上就要将高贵的圣子彻底的玷污了~ 」修女激动无比
 的坐在了少年的小腹上,脸上露出了大量的红霞,她的眼瞳因兴奋而颤抖,将少 年抱起,头嵌入双乳之中,抱着他的后背,微张的蓓蕾彻底的打开,露出了里面 蠕动的膣肉,膣肉就像是一个卷筒卷缩着。
 
  纤细的手将肉棒对准张开的蜜壶,龟头顶在蓓蕾上。
 
  「圣子~ 请堕落吧~ 」她在少女的头顶轻轻的说道,恶魔耳语般的充满诱惑 的声线,传入少年的耳中。
 
  少年无神的嘴微张,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修女再也没犹豫,水蛇腰轻扭,肉棒刺入花瓣中,一抹殷红顺着肉棒留了下 来。
 
  修女没有停止动作,她调整位置位置,丰臀熟练的挺动起来,模糊的快感开 始触动少年的神经,胶黏的啪啪啪声响亮的传出来,修女每一下都十分的用力, 十分的用心,十分的小心翼翼。
 
  她的脸上只有淫荡的虔诚之色,她轻轻的吟唱着,丰臀拍打着少年幼小的身 体,每一次重重的拍下,带来的都是大量的快感,少年无神的脸上露出了难过的 神色,肉棒开始颤抖,修女还是有节奏的拍打着少年,啪啪声就像催魂的歌曲, 快感的传递让少年体内的抗体一点点的被病毒吞噬。
 
  她松开少年的头,无神的银瞳一半被粉色所覆盖。
 
  她笑着再次将少年按入胸中,继续奏起淫荡的乐章,少年的肉棒不停的颤抖, 精液的堵塞让他变得狰狞起来。
 
  修女一直保持跪在床上的姿势,丰臀机械般的挺动,每一下都让快感大幅降 临,她的脸上升起了一片红霞,随着每一次抽插,呼吸也带上了喘息,再次松开 少年,他的眼瞳已经基本彻底被粉色所覆盖。
 
  「圣子~ 请将堕落的精液射入我低贱的身体里吧~ 」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最后 加快了动作,四周的歌声进入了高潮,她的动作疯狂的加快,就像过载的机器, 随着她最后狠狠的一坐,小手将丝带缠在肉棒根部的丝带所接下,肉棒怒吼着将 大量滚烫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深处,她仰起头,紧抱着少年一声酥骨勾魂的娇喘, 身体颤抖了起来。
 
  四十七眼中最后的银白消失,绝美的精液不停的射入了修女的体内。
 
  许久,修女慢慢的回神,品味着体内那绝顶的人间美味,慢慢的松开了少年, 他无力的倒在了床上,修女慢慢的起身,将肉棒拔出,随着啵的一声脱离了胶黏 的蜜壶。
 
  「撒~ 请各位将圣子带入堕落快感的天堂吧~ 」她朝着其他人微笑着做了一 个请的手势。
 
  四周的女性媚笑着围了上去,四十七颤抖的伸出了手,幼小的身体彻底的被 一层层围住,举在半空中的手无力的落下。
 
  入眼的只有白花花的躯体与魅惑的笑容,身下不停歇的快感,体力与力量从 肉棒发射出去,身体越来越空虚了。
 
  他最后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意识陷入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