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廉颇老矣 尚能饭
早晨的阳光透过紫色的窗帘撒下一片梦幻,照射在床上那羊脂般的肌肤上。

  床上的人幽幽转醒,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的人叫安雅茜,一个38岁的少妇,在一家事业单位从事工会工作。此时的时针已经指向7点,今天星期二依然是上班日。

  安雅茜不情愿的下床走向梳妆台。只见镜子中出现一个窈窕身影,双腮绯红的鹅蛋脸上清澈明亮的瞳孔,似带着三分妩媚,又带着三分高傲,两片诱人的嘴唇吐着香气,乌黑如瀑的秀发随意挽在脑后,虽不倾国倾城但也颇具魅力。165的个头,三围36,24,38,特别是D罩杯的乳房成半圆形傲然挺立,不见丝毫下垂的痕迹。

  两颗粉嫩的葡萄犹如点睛一笔,盈盈小腰不堪一握,肥硕的臀部,深深的股沟,挺翘的形状令人遐想,丰腴的双腿笔直而修长。做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岁月的流逝只给这美艳的胴体带走几点青涩增添了几分韵味,成熟的气息在这媚骨上显得更加娇艳。

  梳妆完毕后,安雅茜开着她的那辆银白色的尼桑向单位驶去。想想昨晚,老公又没回来。安雅茜的老公在消防局负责后勤工作,每个月总有几天特别忙。来到单位,和同办公室的陈晓云打完招呼后,安雅茜就坐在办公桌前发起呆来。想想自己的变化,安雅茜自己都不敢相信。

  一年前的她是一个有着典型家庭主妇特点的上班族。一个不算美丽,但却妩媚与气质并佳的少妇。每天按时的上下班,回家做好饭等老公回家。饭后坐在沙发上懒懒的看着电视,看到困倦以后上床睡觉。本来平凡且平静的生活,却因为一个单位退休的61岁的老男人而发生了改变。

  第一章

  杜成仕是地质局退休的老职工,退休之前与安雅茜在同一个部门工作。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作为男人,没有一个不好色的,杜成仕自然也不例外。看着每天在眼前出现的安雅茜的那一具充满诱惑的身体,尤其是那水润欲滴的嘴唇。老杜的下体不由得有了反应。

  做为男人,在自己感兴趣的女人面前自然会拚命的表现回到家后的老杜躺在床上,脑海中不由的有浮现出来安雅茜的身体。

  晚上睡觉,老杜常常背着老婆躲在厕所一边想着安雅茜一边撸着自我感觉不错的大鸡巴。

  按照老杜的身份和年龄,老杜自己也觉得自己和安雅茜只可能在梦中发生些什么。

  然而,命运就是这么让人捉摸不透。

  安雅茜进入部门后,在工作上老杜常常帮助她,慢慢的安雅茜也就和杜成仕的关系慢慢的近了。

  一年后,老杜光荣退休了。

  当天晚上,老杜躺在床上想着自己以后和安雅茜应该就天各一方了,不会再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

  但是,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将两个人又有机会见面。

  老杜的妻子不幸得了癌症。做为与自己走过来40年的老伴的去世,老杜自然悲痛万分。他的老单位的员工及领导纷纷来到家里慰问,这其中自然有安雅茜。

  看着那个曾经办公室中常常帮助自己,干活不知疲倦的老头——杜成仕,现在如此的悲痛,安雅茜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同情。

  安雅茜觉得自己应该去安慰安慰这个可怜的老人,毕竟自己也有父母而且自己现在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下午5点,来慰问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安雅茜走过去温柔的说:「杜师傅,人走了,您一定要节哀顺变啊。人死不能复活,您一定要挺住啊。您有什么伤心或者不顺的事,您随时给我打电话啊。」陪老杜坐落一会以后,安雅茜也离开了老杜家。

  两个月过去了,老伴去世的悲痛已经基本过去。由於儿女都在西安,自己在房子一个人特别的寂寞。这是,老杜突然想到了安雅茜和她说的那句话:「您有什么伤心或者不顺的事,您随时给我打电话啊。」随后,老杜拨通了安雅茜的电话:「雅茜啊,我是老杜。」「哦,杜师傅,好长时间没见到您了,您还好吗?有什么事吗?」「小安啊,自从我老伴走后,本来我已经把她忘了,可是这几天又想起来她俩,心里特别难受。你能来陪我说说话吗?」

  「哦,这样啊。好吧杜师傅。下午下班我过去。」「好,一会见。」

  挂了电话,老杜的脑海中不由得又出现了安雅茜那对他来说充满诱惑的身体。

  也许是上天暗示,也许是本能反应。老杜洗了个澡,就躺在床上,慢慢的就迷糊了。梦中,竟然梦到自己和安雅茜在做爱。在即将插进去的那一刻,自己突然惊醒了,一看时间,马上5点了,安雅茜也快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这时响起了轻柔的敲门声。老杜打开了门,看着自己想的很久的安雅茜站在门口,闻着空气中弥漫着安雅茜身上的淡淡的香味,老杜竟然一时间发起呆了。知道耳边响起了温柔的女声:「杜师傅,杜师傅,您怎么了?」这时,老杜才回过神来。

  就在把安雅茜请进房间坐在沙发上的那一刻,老杜脑海中突然闪现过一个邪恶的念头——「我要得到眼前这个女人。」

  坐在沙发上后老杜便说:「小安啊,你婶子走的早,留下我一个人呢孤苦伶仃。本来我想着我已经从悲伤中走出来了。可是这几天我又想起了我那过世的老伴。我伤心啊。」

  说完,老杜的眼泪就开始往下流。

  看着眼前这个大自己20多岁的老男人在哭泣,安雅茜从心中升起了一丝女人特有的——母爱,情不自禁的把手放在了老杜的肩上轻轻的拍着。边拍边说:

  「杜叔,您也别伤心了。婶子走了,您还有儿女啊,您还有我啊。」听到这句话,老杜心里咯一下,随后老杜也就顺势的扑到安雅茜的怀里,一边抽泣一边说:「雅茜啊,我今年61了,儿女又不在身边,老伴走后,我自己一个人就更寂寞了,你行行好,就陪陪我吧。」话音刚落,老杜就抱住了安雅茜,嘴一个劲的往安雅茜脸上凑。

  虽然老杜已经61了,但由於老杜喜欢摄影,经常四处攀爬,所以是身体还是挺有力气的。安雅茜被老杜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坏了,她没有想到原来和自己一个办公室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杜成仕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居然压在了自己身上。此时的安雅茜一阵发慌,完全不知所措。

  「杜师傅,你放手!我是安雅茜啊,你不能这样,你先停下来好吗……」此事的安雅茜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她只是希望老杜能停下来。

  但老杜对这些话完全置之不理,看着眼前这个充满着诱惑的尤物,闻着少妇特有的体香,老杜迷失了自己,他完全陷入了疯狂。

  由於安雅茜的强烈挣扎,老杜觉得自己此时的姿势无法使上力气。

  老杜一把拉起安雅茜把她按到了墙角,一只手按着安雅茜,另外一只便在安雅茜的乳房上肆意的搓揉着。

  此时的安雅茜被这突如其来的感觉激到了,又痛又酥,一对乳房上充满着肿胀的感觉,嘴里也不时的发出微微的娇喘声。

  老杜在揉捏了一阵后,老杜双手以下的身体部位使劲的顶着眼前的这个少妇,防止她乱动。

  杜成仕用双手按住安雅茜的头,用自己满是胡子的大嘴亲向安雅茜。

  由於惊慌失措,此时安雅茜那两片性感的嘴唇出奇的红润,老杜欲火沸腾,忍不住低头就是一阵亲吻。

  安雅茜双手使劲往外推,嘴唇紧闭没有任何反省。

  杜成仕依旧吻着安雅茜,慢慢的安雅茜的挣扎变弱了,感觉到变化的老杜使出了自己在电影中所学到了接吻技巧一个劲的亲吻。

  也许安雅茜被这样的亲吻陶醉了。

  确实安雅茜的老公从来没有如此用心了和自己的妻子接吻。

  慢慢的安雅茜的嘴唇有了回应,自己也回吻着老杜,自己的两片嘴唇已经微微张开了,此事的杜成仕立即将自己的舌头深入安雅茜的嘴了,在女人嘴里乱搅乱舔,把女人满嘴口水勾出来吸得啧啧有声,然后咽下肚里。

  这时,安雅茜的举动超出了老杜的想像,也把安雅茜自己吓住了。在老杜的舌头再次伸到安雅茜的嘴里以后,安雅茜竟然伸出了舌头回应着老杜,紧接着自己的舌头伸进了老杜的嘴里同样搅动着。感觉到变化的老杜大喜,拉着安雅茜走进了卧室,一把把安雅茜推到了床上。

  老杜一边吻着安雅茜,一边脱这自己的和安雅茜的衣服。过了一会,四片嘴唇才分开,几条淫靡的口水连在两人唇上。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尤物,老杜想着自己多年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紧接着,杜成仕用手扶着自己胯下的鸡巴慢慢的插入了安雅茜的下体。此时的安雅茜还沉醉在刚才的接吻当中,突然下体传来了感觉,让她先是一惊,随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具满头白发,肤色黝黑的身体压在自己的身上。自己瞬间也就从刚才的陶醉中回到了现实,怒上心头,抽出手来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老杜的脸上。

  「你怎么能这样?我要报警,我要去告你!!」老杜先是一愣,很快,老杜体内的欲望淹没了这一巴掌带来的疼痛。老杜无视安雅茜的尖叫,一把撕开安雅茜的外衣,将露出的一对让每个男人看到都会痴迷的乳房抓在手中揉捏着。老杜的嘴同样没有闲着,再次吻上了安雅茜的嘴。

  安雅茜拚命的扭着头挣紮着,老杜改变了亲吻的对象,吻上了安雅茜的耳垂。

  这样的刺激再次侵袭了安雅茜,自己的脑袋也没有刚才挣扎的那么厉害了。老杜下身压在她双腿之间,腾出一只手分开了安雅茜的两条腿,猛地下身一拱,胯下鸡巴噗哧的一声进入了安雅茜的阴道。

  老杜的嘴也由耳垂换到了安雅茜的乳房上,将乳头乳晕全部含进嘴里,慢慢的、轻轻的吸着。

  自己的乳头被老杜吸在嘴里以后,安雅茜的心里好像突然有无数的小虫在乱爬,自己也慢慢的发出了喘息声。

  看样子乳房是她的敏感区域。老杜在心里对自己说。在发现了这个秘密后,老杜大嘴叼着奶头吸得更加兹兹有声。自己的下身伴随着嘴上的动作一次次的抽插着。

  自从老杜和他妻子进入50岁以后,基本就没有了性生活。老伴走了以后,老杜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体会过女人的味道了,也别是少妇的味道,是每个男人都想品味的。进入安雅茜的桃花源以后,老杜犹如脱缰的野马,疯狂着动着。

  安雅茜都快疯了,她的乳头和嘴唇极为敏感,自己和老公的房事只是那几个传统姿势,做爱时根本不让老公长时间的触摸自己的奶子,况且老公也做爱时也不怎么和自己接吻。此时,安雅茜却被这个大自己20多岁的老头含着乳头没完没了。而且刚才在老杜的亲吻下,安雅茜迷失了自己。

  安雅茜突然觉得特别对不起老公,自己想叫可一不留神出口竟变成呻吟,赶紧闭上嘴咬着嘴唇不敢出声。看着眼前这个充满诱惑的尤物在自己身下已经基本没有了什么抵抗,老杜用手在安雅茜的下体轻轻的抚摸着。

  突然,老杜将自己刚才抚摸安雅茜下体的手放在了安雅茜眼前:「雅茜,都湿成这样了,你们多久没做爱了?我就想不明白了每天晚上放着你这么个尤物在身边躺着,你老公怎么能无动於衷呢?」

  「老杜,你混蛋!我要杀了你,你胡说,我们…」越说声音越低,显然在事实面前底气明显不足。自己的老公确实和自己做爱的次数少了。并不是说老公有了外遇,而是自己的老公每天的工作实在太忙。负责一个城市消防队的后勤工作,每天回来都没什么性趣了。

  老杜再次用自己的鸡巴插入了安雅茜的阴道,他心里默默的说着,「我一定要征服你这个少妇!」安雅茜又一次的开始挣扎,「不要进来,混蛋,我要杀了你!」

  此时的画面相当震撼。一张双人床,看着床上用品就能知道这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的床。此时床上,少妇光滑、洁白的肉体在颤动着,不知道是因为挣扎和气愤还是因为快感的侵蚀。少妇洁白的肉体上面压着一具满头白发、肤色黝黑、布满皱纹的老头的身子,老头在不停抽插着。

  安雅茜最初的气愤与抵抗已经慢慢变弱。

  在老杜快速猛烈的抽插中,安雅茜脸色晕,银牙压着娇嫩欲滴的嘴唇,两手抓着男人粗壮的胳膊,大腿不自觉地夹在腰上。这个老头让安雅茜真的体会到了猛烈和激烈。心里想着这个老头怎么会如此的不知疲倦。自己的老公和自己做爱的时候从来没有如此猛烈的、持久的抽插过。

  安雅茜不知道,为了这一天老杜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手淫了,而且这几天老杜一直在补自己的身体。

  老杜再次吮吸着安雅茜的嘴唇,自己的鸡巴依然猛烈的在安雅茜的体内运动着。起先,安雅茜嘴里还控制着咬着牙,然后慢慢有了喘息,喘息逐渐变为呻吟,「哦哦哦哦哦……死老头,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要死了,轻点,啊……」老杜同样回应着安雅茜:「啊,小安啊,我真的好舒服,你呢?你爽不爽?

  比你老公怎么样?」

  「你个王八蛋,你狗屁不是!一个没人可怜的老头,啊啊,轻点啊,噢……你混蛋!」安雅茜的的嘴唇再次被老杜用嘴堵上,老杜的舌头在安雅茜的嘴里搅动着,安雅茜同样回应着老杜,自己的舌头和老杜的交织在了一起。

  「啊啊,混蛋,要来了,要来了,混蛋,混蛋!啊啊!」在老杜一阵急速的抽动中,安雅茜彷佛灵魂出窍般身体不停的颤动着。高潮的来临让这个少妇无法控制,全身不停的收缩蠕动着。

  射精以后的老杜停止了运动,趴在安雅茜的身上享受着很久没有体会过的性高潮。休息喘息了一会之后,总算回过神来的安雅茜抬起手来就是一个耳光。

  「禽兽!我要报警,我和你没完!」说完,安雅茜推开老杜,快速的穿好衣服,推门而出。走在路上,安雅茜心中一阵愤怒,她打算去局报警。

  此时的老杜,一边是生理及心理的满足。一边是对安雅茜要报警的恐慌。

  安雅茜出了老杜的家门就向局走去。

  在去局的路上,刚才的一幕时不时的在安雅茜脑海中浮现,自己心中充满这愤怒和自责。愤怒的是,老杜这个平常开起来老实巴交的老头竟然*奸了自己。自责的是,老杜在亲吻自己,舌头伸到自己嘴里的时候,自己完全可以咬烂老杜的舌头然后逃离,可是自己却用自己的舌头回应着老杜。而且自己在老杜的抽插下竟然有了高潮。

  安雅茜边走边想的时候,老公的电话来了,「亲爱的老婆,你怎么还没回来啊?」这时,安雅茜看了一下表,已经7点半了,自己整整被老杜干了2个小时。

  她心里想着,「绝对不能让老公知道,绝对不能。」随后安雅茜说,「老公,我加了一会班,正往回走呢,快到了。」挂了电话,安雅茜改变了路线。由之前的去局变成了去公司。她打算回办公室,把自己满是精液的下体洗乾净后开车回家。但是,报案还是要报的,具体怎么报。安雅茜打算回家之后,过一晚,明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