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张萌的婚礼】(02)【作者:691356032aa】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

  受了,张萌忍不下去,不管前面的司机,就自己脱下内裤,伸出自己的右手扩张自己阴道试图打开子宫口把阿妹的大便挤出来,人越急越不能成事,三番四次不行张萌急的大汗淋漓,突然前排司机发话:张小姐,你这样我很不好开车啊。边说边往后面瞟,张萌红透了脸,刚才阿妹姐玩的过了在我子宫里拉了一泡屎,现在我弄不出来了今晚还要洞房了。司机坏笑说道:阿妹姐太不像话了我来帮你把,你看阿妹的大便那么硬你肯定不好排,我想你还是要把它弄碎了好排,张萌一听是这个道理啊。

  但是怎么弄了?司机又说,你看你坐的地方坐垫是不是可以打开,那是我们为了防止阿妹玩的太过分做了的应急装置,张萌一听赶紧站起来,半弯着腰,伸手一摸确实松的,稍一用力就打开了,映入眼睛的是一根45公分长5公分粗满是橡胶疙瘩,甚至是狼牙的金属肉棒,你把它拉上来,把肉棒捅进你的小穴里,金属几把的下端连着轿车的后轮轴,车轮转一圈,它上下十次,左右六次,不一会就捣碎了。张萌一听整个人都发昏,这是要玩死我啊。

  虽然一脸的害怕但内心还是很激动兴奋,她的贱已经深入到了骨髓。她扶着肉棒一寸一寸坐下去,做到35公分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这里是她的极限了,肉棒已经抵到了子宫口,我说新娘子,阿妹的屎在你的子宫里,你不把棒子捅进子宫怎么捣碎啊。张萌一听也是啊,忍着子宫口的剧痛又往下坐,一点一点张萌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口打开了,一个冰冷的东西进到了女人最神秘的的地方,张萌呼呼喘着大气,她终于全部坐进去了,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微笑很勉强,毕竟金属肉棒顶着子宫内壁。司机停车在应急车道,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红色的绳子,不顾张萌的哀求来了个五花大绑,把张萌死死的绑在了后车座上,见张萌已经动弹不得,司机回身开车。「要开始了哦贱货」,司机抬起左手点了方向盘的一个红色按钮。「啊啊啊!!!……」一声声娇喘从后车座传出来,金属肉棒的冲击远远超过了张萌的想象,没几分钟张萌就痛苦的到达了一次高潮。

  「停下来,大哥求你了不行这绝对受不了,啊……」

  「张萌啊,这是你答应的啊,现在停不了了,新郎说要给你惊喜,要带你去一个小岛结婚,那里有一点礼堂,我们马上上高速了,估计得有2个小时吧。」
  「什么?啊……」张萌无法相信,自己未来老公那么浪漫,此时的张萌淫贱的像条母狗,幸福的像个小女人,一种很奇怪的状态被她展现了出来。明明因为肉棒的超高速抽插而不停高潮扭曲的脸竟然一直在笑着。就这样开了二十分钟,张萌爽到昏迷。

  司机自言自语:「好了,该加点东西了,否者那么硬的屎也不好排出来对吧」,说罢他按了方向盘蓝色的按钮。

  「啊呀,烫死我了,我的小穴子宫,什么东西进来了,好烫啊要高潮了,不行了去了去了啊啊啊啊」身体剧烈的抽搐「别~ 停下来」又是一阵抽搐,我打开了金属肉棒的马眼,喷了一些东西进去,我记得是阿妹姐的农场弄得,好像是马用兴奋剂和牛啊羊啊猪啊马啊哦哦哦还有我们几百个男人一个月的精液,做了一个桶放在了后备箱里,我打开马眼就会随着后轮的转动把这些混合液体全部送进去,对了还加热的了。

  张萌一听整个人蒙了,「猪羊马?全是畜生啊,我不变成了母畜了吗?」滚烫的精液源源不断的冲进张萌的子宫,张萌的肚子越来越大,不一会就如十个月身孕一般,张萌被灌的翻着白眼早就昏死过去,嘴边流着口水,不停地哼着什么啊啊啊的,最终子宫是在撑不住了,精液混着阿妹的屎挤开了紧贴肉棒的子宫口流了出来。张萌昏死了一段时间,不多时又被告诉抽插得肉棒和滚烫的混合精液烫醒,意识刚一清醒就看见自己的下体源源不断的流着腥臭的精液如瀑布一般,而自己的肚子圆圆鼓鼓非常巨大,张萌失声而哭。

  「别哭啊新娘子,你往右边看,张萌应声向右边看去,有没有看见一辆油罐车」,张萌点头。

  「我不是说我们储存了一个月的精液吗这个轿车怎么够装得下,那个油罐车才是大头,够你享用的,一定要让你怀孕。」张萌哇的一声嚎啕大哭,因为各种原因,行程延时,从早晨六点出发估计晚八点到小岛,新郎说没事当天来就好。张萌强忍着泪水,笑着说好一定到,实际情况是,阿妹等人觉得好玩,一油罐车的精液全部在张萌的子宫刷一遍会怎样,张萌挂掉电话,一脸的决绝,说了一声来吧。

  司机应声开车,上高速转山了,金属肉棒疯狂的旋转抽插着张萌的小穴子宫,油罐车的油管接在轿车的后备箱不停地输送加热的滚烫的精液,可怜的张萌坐在轿车的后排忍受着非人的对待,或者说是她自己想要的结果,精液不停地喷进子宫,又从子宫口和肉棒的缝隙挤出来,流进阴道再喷出阴户,小腹鼓胀难忍,爽的张萌的不停地高潮,就在张萌疯狂高潮喷尿的时候一根同样的金属肉棒插进了张萌幼嫩的菊花,没有一丝丝预兆,猛地一插整根没入,随后如前方小穴里的肉棒一样疯狂的旋转抽插,喷着滚烫的混合精液,张萌啊的一声凄惨的叫声,两根巨大的肉棒抽插在自己的菊花和小穴里,张萌瞬间崩溃,失去最后的理性。
  「我就是个破鞋,母畜贱货,我高中就坐了校鸡,大学变成了公厕,吃过屎喝过尿,玩过拳交,阿妹姐的脚也提进来过,对,我就是个骚货使劲玩我使劲啊」,菊花的肉棒马眼比前面大了不少,不如说就是一个管子,精液的喷速也是非常快,很快肛门和肉棒的紧贴出也喷出精液,但是喷进比喷出多太多,补多少就冲进了小肠,张萌预感到精液进入到了自己的小肠里,整个人摇头晃脑,拼着最后一丝理智求不要这样,她明白放任不管后面菊花的金属肉棒会怎样?

  可是太迟了,就在张萌大张着嘴求司机停下的时候,精液别冲进了张萌的胃里一口气就充满了,张萌呆呆的望着司机,泪水划过脸颊,似笑非笑的抬起自己的头整个抬起,嘴对着轿车的顶,来了心中暗念一声,一股白色的液体从张萌的喉咙喷出,嘴巴,鼻孔,精液疯狂的涌出,张萌抑制不住的高潮抽搐,双眼死死的翻过去,只剩下眼白,这个情况整整持续了十个小时,张萌昏死过去又被高潮弄醒或被精液烫醒,张开眼就是白色的精液不听的从嘴中喷出,绝望的又昏死过去,在最后一小时里张萌翻来覆去的昏死爽醒,司机甚至看见张萌的眼泪都变成了乳白色。

  张萌下半身泡在精液里,白色的婚纱,洁白的皮肤,翻着眼白的新娘,整个过程都被阿妹用视频直播给了小岛上的一个大荧幕上,荧幕周围站满了各色人等,其中包括新郎,他痴痴的看着银幕上昏死过去的张萌,小帐篷志的很高,再看周围,清一色猛男,身高两米,肌肉发达,特别是胯下肉棒和轿车的肉棒有过之而不及,粗粗一算可有五百人。可怜的张萌还沉浸在轿车的两根金属肉棒中,心想着快点完婚结束这个地狱般的婚礼。哪里想过这才仅仅是个开始。「啊……不行了我要喷了……呜呜呜呜精液冲进了我的胃里了要出来了噗嗤呜呜呜呜呜呜」。
               【未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