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22)【作者:nihyou20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二章龙珠穴开、警花危机(下)

    ***************************

  接上章。

  这是什么?

  白柔震惊!

  陈媛媛站立,臀瓣中宛若竹筒一样的物体,把她的肛门撑成一个大大的『O』型,从臀间垂落至小腿。

  陈媛媛哭着哭着忽然露出恼羞成怒的表情,她双手开始急急拿起床头柜的内肠稀释剂与菊管连接。

  接下来,湛蓝色液体将菊管渲染,带着旖旎涌上臀间,陈媛媛咬着嘴,一副小巧可爱的模样,看得白柔震撼莫名。

  「菊花锁,难道?」

  白柔心中泛起万丈波浪,现在她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脑海中泛起,女人被控制住,最后甚至连生理需求都不能自理,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禽兽都不能做出来的事情。

  心中的疑云好像得到了解释。

  怪不得陈媛媛会乖乖的跟着陌生男人回来。

  床上,内肠稀释剂顺着菊管涌入体内,陈媛媛小腹明显微凸,直到液体完全汇入。

  「嗝!」

  陈媛媛竟然打了一个饱嗝,接着她翘着屁股似乎等待着什么。

  下一刻。

              她身体一颤、

  臀部正对着房门,白柔看的最为清晰。

  只见,无数的黑褐色液体顺着菊管奔涌而出。

  「嗯嗯。」

  陈媛媛口中发泄似的闷哼,声音中又带着糯米般的爽快。

  白柔简直不能呼吸了。

  陈媛媛肛口无限的凸起来,无数液体喷涌,竟冲击菊管摇动不止。

  可是任她如何,在白柔眼中,那竹筒般的物体仿佛卡在陈媛媛体内,无法脱离。

  这好如,竹筒的物体就像自来水管,起到一个连接与疏通的桥梁,而阀门却在底端。

  想到黑褐色液体就是便秘物,白柔忍不住有呕吐感,她连忙转移注意力,不觉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感到臀间肛门有些痒。

  她下意识的提臀,打了一个惊颤。

  这…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啊!

  黑夜中,白柔竟然有些冷。

  确切说,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得。

  不可置信、不可理喻、荒唐而又残酷………

       *********************

  陈媛媛还在持续,体内那些所谓的粪便杂物经过内肠稀释剂的稀释,统统化作颗粒状褐色液体顺着菊管涌进内肠袋。

  接着,菊管在她的手推动下,一点点的缩小。

  白柔默默地注视着,每一分每一秒似乎对她都是煎熬,她身体紧紧的崩起,陈媛媛身上发生的一切让她感同身受般。

  直到菊管缩短至三公分左右,呈椭圆形的尾端,轻轻一压,轻微的『噗呲』声响起。

  原本撑成『O』型的肛口逐渐合拢,眨眼间消失无踪,再无痕迹可寻。
  即使白柔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一切,真的眼睁睁看到这一幕,她突然用手捂住嘴。

  心提到了嗓子尖,差点惊呼出声。

  正当白柔要把手挪开时。

  一声惊呼传来!

  「呃,呃呃,好痒,嗯!不要…钻——」

  陈媛媛一手捂着臀,一手摸着小腹,姿态有些滑稽的嘟嚷着什么。

  「她怎么了?」

  白柔疑惑。

  小手扶在平摊而又雪白的小腹上,陈媛媛似乎在抵触着什么。

  而床对面液晶电视屏荧光闪烁,画面一亮,鲜艳的颗粒状物体翻卷开来,层层叠叠,变幻着形状,好似有什么东西蠕动着。

  白柔凝目仔细一看。

  透过陈媛媛小手的腹部,肚皮不时的闪现出一道鼓起的痕迹,就好像有活物在蠕动一般。

  液晶电视、肚皮上的诡异。

  两相对比!

  白柔脸色青白的颤抖着蹲立下来。

  那液晶电视里…………竟是……………竟是…

  不知不觉中,冷汗浸湿白柔全身,身上的黑装本来就贴身,这样被汗渍渲染的黑装更是紧紧的贴在皮肤上。

  永泰岛的气候温和凉爽,虽然白柔穿的保守,但是黑装的布料非常的轻薄。
  如此一来,白柔她那黑装全部紧紧贴在身上,姓感火辣的身材纤毫必现,比之一丝不挂的动人胴体更为撩人心扉。

               呼哧——

  她大口的喘息着,宛若感同身受,即使曾经受过特训过,身躯自然节制不住的抖动。

  这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

  思维逻辑告诉她,要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陈媛媛暂时不能救。

  趁着还没有被人发现,赶紧走。

  正当白柔做出选择时,二楼发出女人『咿呀』的呻吟声,夹杂着莫名的撞击声!

  这是…我听到的那个女人的声音?

           白柔将要离开的步伐停顿、

  疑惑不解。

  陈媛媛明明就在这里?

  那个女人又是谁?

  白柔依稀记得曾听到她声音夹杂着,陈仁亭,这三个字、

  她…怎么会喊出这个名字?

  唯一可能,就是这个女人跟局长,也就是陈仁亭认识?

  不行,我还不能走。

  白柔警惕的打量,侧耳倾听着什么,她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夜,凌晨一点二十一分。

  也就是说,从她潜入进来到现在是二十一分钟,因为她看过陈媛媛房间的钟表,那个时候正是凌晨一点。

  「小心些,哪怕看一眼那女人是谁,就撤。」白柔默默地在心里道。

  她牙一咬,任汗渍打湿黑装的不适,蹑手蹑脚向着二楼行进。

     ************************

  白柔慢慢靠近二楼楼梯处,凝视。

  恍然间,她有种错觉。

  楼梯口好像张开血盆大口,等待她似的,

  白柔可谓是十指紧拽在掌心,同样紧张的很,一双眼睛紧盯着楼梯口。
  脚步移动,再次向前走去,越走近越冷。

  恐惧带给她巨大的压力。

  迈步拐入楼梯,感觉有些承受不住时,白柔来到二楼。

  心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她没有急着往前走,,而是小心翼翼地借楼梯边缘查探有没有异常,只要发现任何异常就跑人。

  二楼视野更加模糊,漆黑一片,冷寂阴森。

  白柔牙咬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俨然失去刚开始的冲劲,很是紧张。
               噗噗——

               啪啪啪——

  二楼不远处传来奇怪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白柔身体一颤,甚至有些酥麻。

  虽然她还没接触性,但她毕竟是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警察。

  什么案子都略微接触过,而这种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白柔稍微平息下心绪,寻着声音,潜行。

  耳边,持续的,噗噗啪啪声不断。

  拐角处,白柔眼前微微一亮。

  最后面一间房散发出微弱的光芒,而声音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又是同楼下房间同一样的房门格式,房门也是安装着一块半米宽的正方形玻璃。

  又是隐形玻璃!

  白柔心里默默地道,她的心反而有些放松下来。

  有了这种玻璃,实在是偷窥,不对,可以光明正大的看,只要小心些就不怕被人发现了。

     ************************

  房间温度每分每秒都在提升。

  男人粗粗的喘气声…

  怨妇幽怨嘶鸣声…

  肉体啪啪碰撞声…

  空气中充斥着糜烂的气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无形的膨胀。

  女人,渴望的是什么?

  是找一个符合自己标准的男人,相濡以沫、

         亦或是吃喝不愁、永享纸醉金迷——

  亦或是、平安幸福,全家温馨,平凡到老…

  这些其实都是女人想要的…

  真的如此么?

  事实上,每个女人内心深处都渴望!

  被一个男人狠狠的亲吻、狠狠地爱!

  狠狠地…蹂躏、

  直至——征服!

  对手,不止是敌人,也是你身边的女人。

  而秦薇薇现在就是如此。

  她的武器就是她的身体。

  此刻秦薇薇的身体贴着大头的身体,她的脑袋贴在大头的胸肌上,她的舌头吸吮着——大头的胸肌正中…那个…粒。

  大头能够感觉到秦薇薇这个大肉弹胸口的饱满弹滑以及大腿摩擦间带给人的极致快感。

  他的鼻子里嗅闻着秦薇薇本身所散发的诱人体香。

  他们像是人猿泰山和娇小美儿的组合体。

  不成正比,却战的难解难分。

  他以他矛挥戈,持之以恒。

  她以她盾对之,坚持不懈。

  永不止境!

  矛化作昂长的阳根穿梭在她的身躯中,身体越缠越紧温度越来越高,狠不得一个人把另外一个人给挤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大头托住雪白肉臀用力挫下。

  「呃!」

  秦薇薇呻吟,胸口像是开了笼的兔子似的,那两团肥嘟嘟的嫩肉便颤颤巍巍肆无忌惮的弹跳着。

  完美的乳房,饱满坚挺的胸型,秦薇薇有瞬间的呆滞——这种呆滞反应在她的身体上,就是有片刻的停顿。

  她忘记了亲吻,忘记了一切。

  大头全身都颤抖起来,全身血液快速的奔腾,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要爆炸一般。

               汩汩——

  一声细微的闷响从下体肚腹位置传来。

  轰!

  大头紧紧托着秦薇薇臀,其软如绵,那蚀骨的滋味爆发。

  龟头像是起源,又像是爆破点,奔腾的血液终于找到源头,轰然喷射而出。
  秦薇薇突然全身剧烈的颤栗,好像八爪鱼般双手双腿死命的挣扎。

  红唇高昂,声音空灵清澈,直冲云霄。

               如天籁、

  「咿——呀!」

  身体被大头紧紧的束缚,小穴膣道子宫处处被岩浆般的液体侵占。

  子宫花蕾无形的绽放,雨露均沾。

  好一会儿之后,她慢慢瘫软,全身淌满了汗水。

  肥嘟嘟,高挺白嫩的胸脯随着娇媚的喘息一起一伏地波动着。

  一张娇艳绝伦的美妇脸粉脸色泛桃红、双眸半开,似乎还沉醉在精液的陷阱中,不能自拔。

  龙珠穴终于显出它的迥异,汗液化作蒸汽蒙蒙,不断流转,散发一股清香扑鼻,让人浑身毛孔舒张,通体舒服。

  同时肉体那种入骨的销魂滋味,蔓延。

  大头心神俱醉,飘飘欲仙。

  狮面若有所思,默默注视,丝毫没有一丝尴尬,神色自若,让人感到冷漠。
  房外,白柔就这么站在哪儿,剧烈的抖动着,仿佛与房里的秦薇薇一个神态。
  因为透视玻璃的原因,她根本就没想过能被发现,房内的一切尽收眼睑。
  她打量着秦薇薇,皮肤雪白,素颜绝美,辨别不出她的具体年龄,但是从表面上看起来,体态丰腴,透出一副熟女人妻的味道。

  这样的女人属于典型的童颜少妇,过一辈子也不会老的类型。白柔皱眉,这个女人她不认识,可她为什么口中会吐出局长的名字呢?这点让她很不解。
  相对的,她对秦薇薇有些厌恶,在她眼中,刚才秦薇薇明显在发骚,白柔根本没有同情。

  以至于她看到大头高大威猛的身躯,虽然相貌丑陋,她竟悠然生出一分幸灾乐祸的心理。

  尤其看到,大头的身体块头和秦薇薇抱在一起,不,犹如一只树袋熊挂在树上,那种不和谐姿态,在白柔眼中简直滑稽至极。

  虽然白柔看不到秦薇薇肉臀下什么样子,她不无邪意的想着。

  大块头的那玩意还在她体内吧!

  一身灰色的休闲装,显得略瘦的身板,相貌平平。

  唯有脸颊上一副宽大的墨镜显得较为突出,让他凭空生出一种盛气凌人的幽森。

  这个人又是谁?

  白柔默默的注视着他。

  房内灯光映照,情景一清二楚,宛若白昼,而房外漆黑一片,也没有任何月光能够透进来。

  原本应该伸手不见五指的,但是,冥冥中白柔感觉房里墨镜男对着她再笑。
  笑,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又或者说,他能看到她。

  噌…

  白柔面色苍白,呼吸急促的退后几步,目中露出惊惧。

  不对,一定是错觉,这是透视玻璃,以前审讯室都带的,他根本看不到我。
  就在白柔目光看向房内的刹那,她的视线,突然的……出现一个男子的身影!
  是墨镜男!

  墨镜男竟然现在她的面前!

  不,中间隔着一道门。

  偏瘦的中等身材,脸颊上的墨镜散发出幽深莫测的光芒。

  他的出现,立刻就让白柔这里,猛的捂住嘴巴,生怕自己惊呼尖叫。

  白柔的恐惧,此刻已经到了极致了,她能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个墨镜男,绝非自己可以战胜,对方给她的压力,好似一座惊天山峰压在身上一样。

  她只能祈祷墨镜男根本就没有看到她,而是不经意的举动。

  此刻身体颤抖着,冷汗如雨下,小心翼翼的后退中想要离开这里再说。
  突然的,那一门之隔的墨镜男的声音传来。

  「既然来了,那就留下来吧。」

  声音平静无波,却像炸雷,白柔脑海嗡的一声,那种感觉,让她心「咚咚」的剧烈跳着,象擂鼓一样。

  猛然转身,正要顺着下来的楼梯回到一楼。

  可在转身瞬间,白柔脚步一顿,脑后扎的马尾辫巨力传来。

  白柔惨叫一声,人凭空贴进房内,她身体猛然跃起,做出防守动作。

  她全身湿哒哒,尽是汗渍,这样一来,她的那高耸的酥胸,平坦的小腹和纤细的大腿就几乎呈赤裸状态的呈现在灯光下,众人面前。

               匡铛——

  墨镜男进来,一把把房门给关上,并上了锁。

  「你们干什么?」白柔问道。墨镜男的举动明显就是想困住她,防止她逃走。
  「嘘…」狮面摇着一根手指头让她静声,随之开口吐出让人听不懂的字词。
  「mátadynenítvojevěc,a?秦薇薇odtěla。」
  显然,他是对大头说的。

  而大头嘿嘿笑着开口道。「号的,老版。」

  之后大头搂着秦薇薇,把她娇小的身体按住,不让她动弹。

  「呜,放开我,让我起来。」

  秦薇薇见到房间突然出现的陌生人,羞愧难当。

  如今她的姿态及和大头不成正比的体型,就像一个小孩扑在大人身上撒娇。
  近距离看,又像一直大猩猩正在强暴一个小女孩。

  更何况她的下体小穴正含着男人的阳根呢,这让她情何以堪。

  秦薇薇一脸的哀怨迷离,一幅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小声说道,

  「放开我吧。」

  大头不为所动,反而他动了起来,抚摸着秦薇薇的手开始作起伏。

  借着手臂长的优势,另一只手按在她胸部一把握住她那最动人蓓蕾。

  「咿——」

  下一章,警花大战狮面淫荡开启。心多了明后天就发上来。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