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妻子驯化我】(04)【作者:edphase】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过了不久,晓雨用脚蹭了蹭我的下面,「我的小奴呀,现在自己把贞操带锁上。」

  我自己拿起另一部分把下面又锁了起来。冰冷的金属让我打了个寒颤。
  「现在自己去吃饭吧,你自己爬过去吃吧,在餐桌地下。」晓雨说道,「记住你自己的身份,这个过程只能跪着哦,吃完了来这里找我。」

  我爬去了餐厅,不得不说。一直跪着挺难受的,虽然是木质地板,但膝盖还是磨得挺疼。我趴到餐厅,在餐桌底下发现了我的碗。

  「真是不错的伙食,晓雨真好」我心里想,说着便自己吃了起来。

  吃完了我便爬去了惩戒室。我跪在地上不知道晓雨在做什么。

  「今天的项目呢,是口舌的训练。」晓雨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是舔主人下面吗?」我有些疑问。

  「当然包括,不过不只这些。之前你舔的太烂了,原来做的时候我不想说,你现在得好好学学。」晓雨又恢复了冷酷的样子。

  「是的,主人,我会努力的。」我趴下身子,向主人磕了磕头。

  「别说这有的没的,关键是行动,是行动」晓雨训斥道。

  我不敢说话,只是趴在晓雨的脚下。

  「我给你看个新的东西,这个椅子。」说着她移开了身体让我看到了她后面的东西,「这把椅子坐在上面可以各个方向旋转并固定,是通过手机控制的。另外设有镣铐,镣铐还能牵引着手臂和下体张开。」

  「好神奇。」我惊叹道。

  「能不神奇么,我花了不少钱呢。」晓雨看起来有些生气,「要不是你,我怎么舍得买这种东西。」

  「谢谢主人。」

  说着晓雨便坐在了椅子上面,开始脱下面的丝袜,然后退下来内裤,我清晰地看到,晓雨的内裤上还有亮晶晶的液体。

  「啊,主人,那个,那个」我突然看见了什么,有些语无伦次。

  「把毛剃了是吧,当然啦,这样好看呀,兴不兴奋呀,小奴。」晓雨有些挑逗的看着我,说着用脚踢了踢我的下面。

  我涨红了脸,能清晰感觉到下面的胀大,顶在贞操带上很是难受。「主人不要能不能不要调戏小奴了。」

  「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晓雨突然一巴掌打了过来。

  「主人说了算」我有点懵。

  「你有提建议的权力,我也有不听的权力。」晓雨笑盈盈地看着我。

  我不敢继续说话,低下了头。

  「好了我现在坐在这个椅子上面,你开始舔就行了,舔前面的地方。」晓雨说道,随机坐在了椅子上,把腿张开。

  光洁的阴户让我心中一荡,晓雨的下面是粉嫩的,细细的一道缝,阴唇却有点厚,上面还挂着亮晶晶的液体,。上面刚刚剃过的地方还有一些小小的毛。后庭也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黑,宛如一朵刚刚展开粉嫩的小菊花。

  我有些迷恋的看着晓雨的下面。

  「喜欢吗,小骚货。」晓雨一脚踢了过来把我从幻想中踢了出来,「赶紧的。」
  我慌忙爬了过去,开始舔晓雨的下面。这种感觉与原来和晓雨做的时候口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那种屈辱的感觉却让我感觉到更加兴奋。

  「别用牙碰到,只能用柔软的舌头,对,就是这样」晓雨在指导着。「先把旁边的水舔干净,再舔阴蒂,就是上面那个小豆豆,啊,温柔点,对,轻轻的碰就行。」

  我轻轻地舔舐着,晓雨的下面有点咸,还有点尿骚的味道。

  「对了,我今天特地没有擦下面留着味道让你尝尝,你应该很喜欢吧。」晓雨坏笑着看着我。

  我说不出话,呜呜的说着,下面也跳了一下。

  「兴奋吧,老公,哦不,现在是小奴呀。」晓雨继续羞辱着我,「为什么放着好好的丈夫不做,喜欢做奴呢,天生的贱货呢。」

  「现在舔里面吧,把你的贱舌头伸进去」晓雨命令道。

  之前从来没有舔舐过晓雨的里面,每次都是浅尝即止,可现在的我已经被欲望掌控了头脑,毫不犹豫地把舌头伸了进去。晓雨的里面很是温暖,而且一下子多出来好多水。

  「就是这样,啊,好舒服。」晓雨突然叫了起来。「原来被你这样弄这么舒服,赶紧继续,把舌头伸的更深一些。」

  我听话的伸了进去,晓雨下面一缩。

  「真棒的舌头,真爽。」说着晓雨便把我的头使劲按在她的下面,仿佛想要更深入的舌头,可是我却限于舌头的长短没法继续深入。

  「别停下,赶紧动,一进一出地舔,我的敏感带你是知道的吧。」晓雨的欲望被勾引了起来,脸部很红润,眼里也透着情欲。

  被她按着的我有些窒息,却只想让她能够更加舒服,卖力地舔弄着。

  房间充满了她肆意的叫喊声。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我都已经舔的麻木了,终于,晓雨在一阵抽搐中到达了性高潮,喷射出来了大量的水,我忙不迭的给晓雨清洁着。

  高潮过后,晓雨的脸颊白里透红显得十分可爱,不知道什么时候晓雨衬衣的第二个扣子已经开了,露出晓雨被包裹住的雄伟。

  「真是舒服呢,这是我这么多年来享受的最爽的高潮。」晓雨感慨道。「从来没有试过被这样弄到高潮,你挺棒的。」

  「能让主人快乐是小奴的荣幸」我低下了沾满主人圣水的面庞。

  「不过你的舌头到了后面就没怎么有劲了,我得训练一下你的舌头耐久度。」晓雨说罢恢复了冷酷的表情。

  不知为何,我突然打了个寒颤。

  「现在你累了吧先睡一会吧,就在我给你放的这个地毯上面,还有小被子呢。」说着晓雨便指了指椅子旁边的毛毯。

  得到了主人的命令我突然感觉到浑身一阵疲惫,昨晚没有睡好加上上午的活动让我筋疲力尽。我爬了过去盖上被子便躺下,闭上了眼睛。

  晓雨穿好衣服吧嗒吧嗒关上灯关上门就走了出去,留下一片寂静。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睁开了双眼,昏暗的灯光下晓雨在看着什么东西。我好奇地坐了起来,想知道晓雨在干嘛。

  晓雨听到动静,转过身子看了我,笑了一笑,「醒了?」

  「是的主人」我乖乖地回答道。

  「今天上午玩的开心么?」

  「挺好的,我很兴奋」说着我脸就红了,可是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什么。
  「那你的意思是今上午调教的很成功吗?」晓雨走了过来,摸着我头说。
  「主人的快乐就是奴的快乐。」我有些扭捏,毕竟很少被这样摸着头。
  「挺会说话的呀。那你说,你现在愿意在这一个星期之后继续当我的小奴吗?」晓雨突然问道。

  「我还没有想好,不过现在感觉还是很舒服的。」我不好意思起来。

  「我一直很爱你,你知道的。这个爱好为了你我早已经戒掉,可是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呀。你是我的丈夫,是不一样的。我不想看到你被彻底玩坏的样子,我们一起娱乐就好啦。」晓雨说着又摸了摸我的头。

  「我也爱你,晓雨。」我看着她澄澈的眼睛,「我喜欢这个,害怕你不喜欢,所以一直瞒着你自己玩。不瞒你说,我只是意淫,从没有出轨过。」

  「谅你也不敢,哼,敢出轨我把你的jj割了喂狗」晓雨脸色一寒,「说道这个,我跟你约好,你只能是我的奴,不能是别人的奴,但我能玩别的奴,不过我保证不会让别人上,不会绿了你的,放心吧。」

  「那个,能不能不找别的奴。」我低着头小声说道,「我害怕你被别人吸引过去。」

  「害怕什么,你表现的好,就一直是我的奴呀。再说,你是我的丈夫我的老公,是不一样的。别的也就是玩玩了。而且,对他们我可没有对你这么温柔。」晓雨冷哼道。

  「答应我,把我当成陪伴你一生的奴好吗?」我直勾勾看着晓雨。

  「当然,你会一直陪着我的。」晓雨也坚定的看着我,「以后你可能也会看到我去调教别的奴,我相信你会玩的很开心的。」说完还轻笑了一声。

  「是的主人。」我正色道。

  「好了,现在进行晚上的调教项目了。」晓雨脸色一正。「现在把屁股撅起来,对着我。」

  我听话的把屁股撅起来,面朝地板趴下了。木质地板并不是那么冷。

  「现在我们要进行后面的适应。」晓雨说着便把后面抹上了润滑剂,凉凉的滑滑的,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上次你就能伸进两个手指。这次就先用最小的扩肛器。」晓雨说着便尝试着把东西放了进去。

  「冒昧的问一下,能看看嘛」我轻轻地问道。

  「当然。」说着晓雨便拿到前面让我看。

  扩肛器是钢制的莲花型的,头是小肛塞样式,只不过后面加了一个旋钮,可以通过转动旋钮来控制莲花的开闭。

  我脸色一变,「这个有点大吧。」

  「不大,把屁股撅好了。」晓雨严厉起来,说着便继续尝试把扩肛器塞进去,虽然经过了润滑,但是由于后面比较紧还是塞不进去。

  「啪」突然晓雨狠狠地打了我的屁股一下,「你这个贱东西,让你做点这个都做不好,和我原来玩过的差远了。」

  我突然感觉一阵难受,不想被别的奴比下去,努力地把后面放松张开。
  「还不够,快点撑开。」晓雨的声音还是那么严厉。

  我继续放松,放松。突然间晓雨一用力,把扩肛器退了进去。

  「啊」我叫了起来,「主人,小奴后面好像裂了。」

  「没有裂,我看着呢,那是你的错觉。」晓雨仿佛掌控着一切,「你的后面挺紧致,很不错的,可以慢慢开发。」

  扩肛器进去之后后面不是很痛苦了,我长舒一口气,「看来就开始的时候比较疼。」我心想。

  可随即我感觉到晓雨在慢慢旋开旋钮,能感觉到后面在一点一点张开,我不敢说什么,只好慢慢忍耐。

  终于我忍耐不住了,颤抖着问道「主人,能不能停下了,小奴受不了了。后面要裂开了。」

  「好那就停下来,你得适应好这个尺度,这应该是最小的假阳具的尺寸吧,我还要干你呢。」晓雨笑着说道,「不过你得这里不知道怎么弄的,很粉嫩呀,看着就很漂亮。」说着还碰了碰我的臀褶。

  我又一阵颤抖,「能让主人欣赏是小奴的荣幸,希望能带给主人最大的快乐。」
  「你的成功忍耐就是我的快乐。」晓雨饶有兴趣到我面前的看着我,「你再坚持一会,我们今天的项目就结束了,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好的,主人,小奴并不累,只是希望能变成更符合主人要求的奴。」我匍匐在晓雨的脚下。

  「哦?不错哦,不愧是我曾经的丈夫,真棒呢。」晓雨轻笑道,「我现在想上厕所,你想怎么办呢?」

  「小奴只能喝了」我低着头。

  「哈哈哈,回答的不错,来厕所吧。我害怕你把它漏了。」晓雨说着便去了厕所。

  「那后面?」我支吾道。

  「带着,我没说话就别问。」晓雨冷冰冰地说道。

  我只好爬去了厕所,这次晓雨蹲在了马桶上面。已经把内裤脱了,一道完美的肉缝就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跪在晓雨面前,也就是马桶旁边,刚刚好能够够到晓雨的下面。我含到了晓雨的下面,有点咸,也有点骚味。

  可能是由于上一次的调教,这一次我做的比较自然,晓雨也惊异于我的表现,没说什么就让我继续做了下去。

  「我开始了」晓雨说着,圣水便缓缓流入了我的嘴唇,我一口一口地吞下去。不同于上次的粗暴和迅捷,这一次的温柔让我始料未及。而且味道比较淡,突然感觉没有那么难以接受晓雨的圣水了。

  我一口口地喝下去,不久晓雨便尿完了。我想帮晓雨舔干净,讨好的把舌头伸了出来。晓雨突然打了我的头,「脏不脏呀你,刚刚喝完就用这个来帮我清洁,我自己用卫生纸就行了。」

  「原来我还不如卫生纸干净。」我低下了头,下面却不自觉的膨胀了起来。
  「这样你也会兴奋,哈哈哈,果然是天生的贱种。」晓雨看着我的反应笑了起来,「在这里,把屁股撅起来,我帮你把东西拿出来。」

  「在厕所吗?」我有些尴尬。

  「就在这里,小贱奴。」晓雨冷冰冰地看着我,「讨价还价?我看你是欠缺管教了。」

  我心里一寒,听话的照做了。

  晓雨按照她说的把扩肛器闭合再拿了出来。

  「去睡觉吧。」晓雨说道。「那个笼子就是你睡觉的地方,作为你刚刚讨价还价的惩罚。」

  「是的,主人。」我低声说道,「能不能让奴上一次厕所,奴想上厕所。」
  「好,今天忘了让你上厕所呀。去吧,1。5分钟,快点。我也要睡觉了。」晓雨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我上完厕所便自己去了笼子,晓雨把笼子锁上之后,便开始了漫漫的长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