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妖魔文】(05)【作者:鬼才想当年】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血螳

  魔域,虫族的妖魔一直以部落散居,直到遇到战事才会集合共抗强敌,如果没事,都是各忙各的。螳螂一族一直是虫族里举足轻重的一个分支,男性天生强壮,力大无比而且身手矫健,运用法力,是天生的战士;女性,容貌娇美,性感婀娜,配合天生的矫健身手,堪称虫族刺客的天选儿。

  螳螂部落——泣血门,「砰」的一声,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一个慌慌张张的娇俏身影急冲冲的冲往内堂,「血螳姐,不好啦!不好啦!」急匆匆的模样配上慌张的身色,这可爱的小女孩让人忍不住抱起来好好安慰。「姐,不好啦!奴奴接到消息,三长老的公子要去人间啦!」就在她快要冲进卧室时,门竟然自己打开了,「哎呦!」

  猝不及防的小女孩没收住身,直接摔到在地,就在她正挣扎着要起来时,一只墨绿色的高跟鞋出现在她的眼前,那仿佛闪着晶莹的光滑脚背就连奴奴都看得痴了,探头慢慢向上,是一双光滑紧致的诱人美腿,大腿根部穿着一条火辣的诱人小皮裤,裤腿似乎极短,露出丰盈雪白的臀部,腰身纤细好似盈盈一握,性感的肚挤眼边纹着一只红眼绿身的螳螂,目光向外,充斥的邪恶和嗜血。

  一对丰满娇挺的嫩乳包裹在皮质的围胸里,那饱满的程度快要破衣而出,围胸中间镂空可见着深邃的乳沟;奴奴不敢再看,因为来人已经发话:「你说什么?!毒蜂那家伙要去人间?!谁告诉你的?」奴奴连忙答道:「是鬼蚊告诉我的,他是三长老新收的徒弟,今早我出去寻食碰见他了,他刚刚告诉我的,我想姐姐应该会喜欢这个消息,就急冲冲的跑回来啦。」说完,已经爬了起了,可惜个子太小,脑袋只打到女人的腰部。「哼,那老东西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才会去申请给他儿子一个令牌的,可恨!要是我有令牌,去了人间哪还需要受这老东西的气,不行!我得去问问,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你留在家里好好看家,有半点闪失拿你是问!」

  奴奴弱弱地说:「哦,知道了。」

  三长老现在正是春风得意,自己的儿子得到了令牌,受上命差遣去人间,那对于极其需要精华滋养己身的妖魔来说可是一场大造化,现在随着令牌拿在自己儿子身上,自己这个做老子的更是倍有面子。前两天鳄鱼族的老家伙还送了一罐毒龙茶,小日子简直不要太舒服。这时,一个煞风景的争吵声却打搅了他的雅兴,「给我滚!我要见三长老!再不滚,别怪我不客气!」「血螳,你别不识好歹,三长老岂是你说见就见的!快快离去,扰了三长老的兴致,我拿你是问!」「就你?哼,你算哪根葱哪瓣蒜,跟我斗,你配吗?」「血螳,你欺人太甚!」
  「够了!」说话的就是已经走出来的三长老,他冷着脸看着眼前闹事的血螳和自己的新徒弟——鬼蚊。他盯着血螳,只见血螳一身打扮不变,一头浓绿色的精炼沙宣短发,光滑的额头下一双斜飞凤眸吐着绿色的眼影,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精致的瑶鼻,小巧可爱的嘴巴也涂着绿色口红,「这妮子几年没见越来越水灵了,比我那干女儿荡蝎都不遑多让,我女儿的滋味可足足让我爽了还长时间,不知这血螳又该是啥味道?嘿嘿!」看看看着,血螳发现三长老目光越来越淫邪,就连下身都蠢蠢欲动,暗骂一声老色鬼,说道:「三长老,敢问您儿子毒蜂将带令牌去人间可是真的?」三长老收起心神,沉声说:「不错,我儿天资过人,受上命器重,赐下令牌,去人间公干些时日,调查一番神界的动向。血螳你可有事?」
  血螳闻言不禁冷哼一声,「那试问,他有什么本事拿这令牌?我早听说,上面打造六块令牌,除了几位前辈拿着两块外,其余三块早就赐给毒蛇,魔蛛,美人鱼三族,他们从来都只是发放了令牌,然后交给部落里让其自己分配;可到咋们虫族,却不问过大家意思直接分配给你儿子。哼,三长老,你儿子可真受器重呢!」听到血螳阴阳怪气的话,三长老的脸色是一沉再沉,黑着脸就要发作时,一边的鬼蚊却提前发难,只见他跳起身来,击出一掌,喝骂:「血螳,你放肆!」血螳不动神色,一扭腰身就躲过了那雷霆一掌,紧跟着踢出玉腿正揣在鬼蚊小腹处,鬼蚊如遭雷劈,捂着肚子跪在地上无法动弹,而血螳非但没有收回腿,还得寸进尺地用高跟鞋踩在鬼蚊的后脑勺上,端的侮辱人!

  三长老也想发作,只是一想到螳螂部落势力不小而且个个骁勇善战,真闹起来恐怕被别人坐收鱼翁之力,不得已换上一张笑脸说道:「哈哈,早听说血螳侄女是你们部落里实力,潜力最强的,今日一见确实不同凡响啊,比我这不成器的徒儿强多了。哈哈,侄女啊,不是做伯伯的不厚道,而是这令牌确实是之前组里各长老商量的结果,只是还没来得及向大家通知而已,而且令牌就在蜂儿手上,现在恐怕也不在魔域了,你就算想要恐怕也无能为力啊。要不这样,你看上伯伯这里啥东西,伯伯送给你,就当是对你的歉意,你看如何啊?」血螳一听,收回了玉腿,不禁思想着:「老家伙说的也算在理,他们肆意妄为,可令牌也不在这,只怕现在确实去了人间。真是可恨,如今毒蛇一族已经派了丽莎,美人鱼一族也派了锦鲤前往人间,没有令牌可如何是好?咦?对了,另外两块令牌我可听说有一块就在鳄鱼族的地底黑潭里,只能去那了。」

  继而也是恢复平静:「那确实是侄女的不是了,冒昧前来还踢伤了鬼蚊大哥,哪敢要什么赏赐啊?」言罢,却又想着「嘿嘿!老东西,先从你这收点利息再说!」眼珠一转,说道:「侄女家中倒有上好的疗伤药,鬼蚊大哥受了伤就先随我去疗伤,不知可以吗?」原本趴在地上的鬼蚊一听,如遭雷霆般大喊:「不!不!师傅,我不要和她去,师傅!」而三长老却是斜眼瞥了一眼鬼蚊,骂道:「不成器的东西,本事不行也就罢了。如今血螳侄女好心为你疗伤,你还推三阻四,再敢说不,老子先灭了你!」转身换上笑脸说:「侄女有心了,我这不成器的徒弟就托你照顾了。」说完还对着鬼蚊脑门一拍,原本苦苦告饶的鬼蚊就彻底昏了过去。血螳接过鬼蚊,嘴角闪过一道嗜血的笑意,柔柔说道:「这次是侄女的不是,下次一定登门道歉。那,就先告辞了。」说完就带着鬼蚊离开了。而三长老看着他们离开不禁冷哼一声,转回房里。

  泣血门,是螳螂部落里最有潜力的年轻一代居住的地方,螳螂部落里的妖魔嗜血残忍,打小就接受着最为恐怖的训练,撑不住的就是走向灭亡,而撑下来的就是佼佼者,将享受全部落的供奉。原来整个泣血门还算人多,只是来了一个人后,就在短短一个晚上,泣血门里的男性被吸干啃尽,女性被残忍虐杀,而这人就是血螳,一个实力强大令整个虫族闻风丧胆的存在。落在她的手中,又哪会有好下场的?鬼蚊自知这点,才会不顾脸皮的求饶,可魔域实力为尊,不管你是谁,只要你强,你就算奴隶出生也会做上主人,他鬼蚊是血螳想要的利息,三长老为了息事宁人怎会不给?

  当鬼蚊悠悠醒来,入眼的是一片潮湿阴暗的石洞,他本人更是被拔光了衣服躺在一张石床上,准备起身时才发现自己手脚都被锁链捆住,这锁链能克制法力,他使劲挣扎也于事无补,现在只能期望血螳能大发慈悲放他一马,可是,这可能吗?就在鬼蚊不知所措时,一阵坏笑悠悠传来:「呦,醒得挺快嘛,看来体力还行哦~ 」鬼蚊只觉得四周一片漆黑,虽然听到声音却看不到人,不禁急道:「血螳,你莫要装神弄鬼,有本事出来。我,我,我不怕你。」说着不怕,可嘴唇的颤抖还是出卖了他,一想到落在这女人手里,鬼蚊那阵后悔啊,当初不出头多好。可现在没时间后悔了,「怎么,这么希望我出来吗?那!满足你喽……」只听到「嗒,嗒,嗒」高跟鞋踩地的声音由远及近,而原本漆黑的山洞更是被点燃了鬼火,瞬间明亮起来。鬼蚊只看到血螳身着寸缕,说不出的性感迷人。一张皮质的黑色围胸极短极细堪堪堵住了那两粒樱桃,漏出大片迷人的雪白,短皮裤也换成了分外窄小的黑色小短裤,丝质光滑迷人,左右胯间被两根蝴蝶结系在双腿间,原本坦露着的迷人双腿穿着妖娆的黑色水晶丝袜,脚上穿着15cm的黑色系带高跟鞋。

  鬼蚊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看到血螳嘴里含弄着涂了绿色指甲油的瘦削手指,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的胯间,低头一看,竟然发现他胯下的阴茎早已经翘首挺立,立正敬礼了,吓得他慌忙拿手和铁链遮住阳具。瞧得鬼蚊的窘迫,血螳带着酥媚的声音说道:「呵呵~ 鬼蚊大哥~ 怕什么嘛~ 难道人家不美吗?还是责怪我弄伤
了你呢~ 遮遮掩掩的,像什么男人嘛~ 」说完还风情万种的抛了一个媚眼。鬼蚊看得痴了,手不自觉得落下,只是不断地咽着口水,一脸的不知所措。

  血螳呵呵一笑,缓缓向前,就在鬼蚊发作时猛地扑进他的怀里,伸出左手环抱着鬼蚊的脖子,右手不断地在鬼蚊的脸上抚摸着,胸前的巨乳更是紧紧地贴在鬼蚊的胸膛,两条大腿夹紧鬼蚊,贴近私处隔着那小的不能再小的内裤在鬼蚊的阴茎上旋转着。鬼蚊瞬间感觉清香扑鼻,仿佛置身天堂,茫茫然不知几何。血螳更是放下右手在鬼蚊胸前的红豆上不断搓弄,带着绿色唇彩的小嘴不断在鬼蚊脸上呼出迷醉的香气。「鬼蚊大哥~ 你被你师父送给人家,就没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吗~ 」

  「想,想过……」鬼蚊颤巍巍的说着。血螳却扑哧一笑,端的美得不可方物,看着痴痴的鬼蚊,娇声说道:「呵呵~ 其实呢,你也不用那么害怕~ 人家很善解人意的。你说大家都修行不易,我哪能随随便便害人性命呢~ 你说是吧,鬼~ 蚊~ 大~ 哥~ 」一声娇嗲,直刺激的鬼蚊差点喷发,稍微深呼吸一下,问道:「那,
那你能放了我?」血螳却是起身,双手扶着鬼蚊的脸蛋,半认真半玩笑的说:「放不放你,不在我,在你身上哦。」说完,「吧唧」一声在鬼蚊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俯身,在鬼蚊的脖颈间细细地嗅着味道,好像在品尝美味一般。「我……?我怎么做,才能放了我……?」

  「呦~ 瞧你怕的~ 出息~ 」血螳满含风情地白了一眼,然后贴耳说道:「其
实呢~ 很简单,只要你能让我满足,让我高潮就好。你也知道,那些被我杀了的男性,都只是贪恋我的美色却不让我满足,我一气之下才下毒手的~ 而鬼蚊大哥这么强壮,一定可以满足我啊~ 怎么样~ 来~ 吧~ 」说完,系在鬼蚊身上的锁链
瞬间解开,鬼蚊宛如饿虎扑食,将娇笑连连的血螳压在身下,他现在受到诱惑,只有一个目的:让她高潮,然后,活下去!!!

  然而血螳可是螳螂真身,和异性交欢杀死异性可是本能。鬼蚊受到诱惑,再加上挣脱不了,只能拼命施为,祈求着这唯一的「活路」。

  「啊……啊……好……就这么干……哦……哦……好……哦……使劲肏我……啊!亲哥哥……妙弟弟……啊……啊……肉老公……啊……啊……啊……啊……」鬼蚊由浅至深,由缓至疾,有节奏的抽插……血螳的阴道在鬼蚊的抽插下,淫水被捣成了泡沫似的,泛着白浆流了出来。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鬼蚊,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鬼蚊的腰身肥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鬼蚊的阴茎的运动,显然已陶醉在肉欲的激情中。

  一时间浪声滋滋,仙洞深深套住阴茎,被肏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鬼蚊也感觉自己仿佛强弩之末,有点后悔自己刚刚的性急,一下子就短兵相接,结果自己的小命也彻底被拿捏在血螳手中,他心里明白,如果在血螳高潮前自己先射出,那一定会被吸干的,现在小命难保,只希望能让她先高潮,到时阴元门户大开,自己再用采阴补阳的法门,还能博取一线生机。

  思量着,渐渐放缓抽插的速度,直接一顶到底,顶着花心旋转厮磨。血螳在鬼蚊直接提枪上马时还心骂笨蛋,突然见他改变策略,怎不知他的小算盘。当下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她柔声款款,不禁浪嗲道:「哦……哦……哥哥~ 你磨得妹妹舒服极啦……哦……哦~ 唔~ 鬼蚊哥哥……鬼蚊大爷……别磨啊……呜呜~快……使劲插……妹妹……最喜欢啦~ 」鬼蚊不为所动,只是加快了频率,拼了命的研磨花心,血螳只觉得一阵酸麻舒爽,暗道小子有点手段,便伸手一指点在鬼蚊胸口,鬼蚊瞬间被定身,血螳抱着鬼蚊缓缓起身,呵呵笑道:「你呀~ 倒是一肚子的坏水,你难道觉得不动作,只是顶在人家花心妙处就能让人家高潮吗?真是小天真~ 你可知道,我们螳螂一族的雌性在这魔域中可算是最难高潮的妖物了,你的手段对付一般的小妖也许还行,对我们,只会加剧你射精的速度而已~ 」
  鬼蚊大惊失色,他倒还不知有这说法,只是他确实知道母螳螂体质特殊,不是一般雌性妖物可以比拟的,看血螳一直一脸媚意,却没丝毫受到自己影响的意思,不尽信了八分,「那,那该如何?」血螳见着,呵呵一笑,「鱼儿上钩了,今儿个就吃顿大的。」然后满含媚意,说道:「虽然我们极难高潮,但未必没有办法,我们天生身体强健但有些地方却极为敏感,你若有意,就细细寻找吧。」说完,拉着鬼蚊重新躺好,点开穴道,夹了夹蜜道,娇声说:「好哥哥~ 来嘛~人家等你来降服我哦~ 」鬼蚊深吸一口气,咽咽口水,开始细细寻找,胯下运动也只是九浅一深,一边取悦血螳,一边寻找敏感点。于是,他俯身而下,咬住血螳的耳垂,伸出尖长的舌头舔弄着血糖的可爱耳朵,左边弄完弄右边,还不断舔舐脖颈,血螳一边享受抽插的快感,一边暗笑鬼蚊的不自量力,「……啊!……好哥哥……啊!——啊!——嗯……嗯……嗯……嗯哼……啊——啊!哦~ 错了呦,不是那儿呢~ 恩……哦……哦……」

  眼见血螳嘴角含笑,鬼蚊瞬间气血冲脑,暗骂「敢瞧不起老子,待会要你好看!」思量着,却是手上使劲直接撕破了那围胸,两颗雪白高隆的柔嫩大乳房颤动着,诱人极了……鬼蚊伸出大手狠命揉搓,时不时张嘴擒住两颗樱桃细细品味,乐得血螳嘶声狼叫可就没有别的反应。鬼蚊也不灰心,反手瓣开紧缠在自己后腰的美腿,隔着光滑的丝袜,慢慢抚摸挑逗。

  而恰在这时,血螳像是被人发现弱点一般,身体竟然微微颤动,湿滑紧凑的蜜道更是随着鬼蚊的抚摸不断夹紧,鬼蚊大喜「原来在这!」便直接抬起她的双腿压在血螳面孔前,这下,不单单那诱人的美腿一览无余,就连那湿透了的小短裤和迷人的阴唇仙洞都看的清清楚楚。像是抓住了血螳的软肋,鬼蚊得意洋洋,一边慢慢抽插着,一边伸出大手从大腿开始一路向上将那丝袜扯得破破烂烂,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舔着,揉着,而血螳更是煎熬忍耐,娇呼连连。

  鬼蚊还不放过,捧起一双秀美的脚丫,隔着高跟鞋一点一点的舔舐,更用牙齿不断撕咬丝袜,露出娇小可爱的脚趾,鬼蚊脱下一只高跟鞋,用舌头去舔舐,吸吮血螳的脚趾,「哦……哦……」血螳低低的呻吟……仔细的把血螳两只脚舔吮的都是唾液,然后收回了舌头,只见血螳从大腿到小脚满满的都是鬼蚊的口浮水印,鬼蚊只觉得血螳因为敏感不断紧缩的蜜道已经快把自己的阴茎夹断了,便重新抖擞精神,奋力抽插起来「好哥哥!……快!我被你弄得……屄好痒……快痒死啦!喔!……美死了!……使劲肏啊……啊……哦……肏……肏……肏我……哦……」抽插间肉与肉的磨碰声和淫水的「唧唧」声成了疯狂的乐章。

  鬼蚊索性把血螳的那条腿挂在了他的肩头,一手揉弄着血螳雪白的乳房一手撑着地板前后抽动……「啪」的一声,血螳挂在鬼蚊肩头的那只脚上的高跟鞋掉了下来,可是两人好象没听见似的,仍在不停的运动着。鬼蚊还侧过了头一边亲吻着血螳那破败的黑色丝袜下的小脚一边继续抽插着血螳的桃花仙洞,血螳的脚指头在丝袜里僵僵的竖立了起来,一边把脚背往鬼蚊的嘴上送,一边用小脚的拇指勾弄着鬼蚊的脸颊。鬼蚊索性转头咬住了血螳的脚趾头,隔着丝袜细细的品味血螳的小脚的气息,丝袜没一会就给鬼蚊的口水全弄湿了,而鬼蚊的下身也给血螳流出的阴水打湿了一片。

  鬼蚊又把颖莉的另一只脚也举起放在肩上,这样,血螳的两只脚全架在了鬼蚊的肩头,她的那一对白嫩的屁股几乎完全都悬在了空中,血螳的下体就全靠着那根阳具支撑着悬挂了。猛然间,血螳高亢大叫一声:「啊……」然后浑身颤抖。
  鬼蚊大喜过望,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强弩之末,终于黄天不负有心人让血螳达到高潮了。可紧随而来的突然变化却让他大惊失色。只见血螳一脸痴迷,伴随着高潮的降临,一边呓语「好~ 好~ 舒服~ 」一边变化着。只见血螳原本挂在鬼蚊
肩头的美腿聚合退化,自肋下臀下又生长出细长的腿,却是螳螂的腿,丰满的臀部不断变长变软,等鬼蚊反应过来,却发现,除了上半身以外,血螳的双手和下半身都变成了螳螂形态,那绿的发黑的镰刀就挂在鬼蚊脖子边,自己的阴茎更是插在螳螂的腹节处,里面是比人类形态还要粘滑紧致的蜜道,鬼蚊不知所措,血螳却是有了动作,只见她一个翻身,两个镰刀像切豆腐般插入坚硬的石板里,下身紧紧缠绕着鬼蚊的阴茎,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快速抽插着。

  这诡异的速度,带给血螳无尽的欢愉,也带给鬼蚊剧烈的疼痛,他剧烈挣扎,可越挣扎血螳越兴奋「哈哈哈~ 舒服~ 唔~ 呃呃~ 哈哈~ 鬼蚊,你真当以为找到
我的敏感点让我高潮就没事啦,哈哈哈~ 唔~ 用力~ 告诉你吧,我这是半妖态,
从没听说有人能在母螳螂胯下逃脱呢!啊~ 好爽~ 你也来啊~ 好舒坦~ 哈哈哈~
我要吸干你的血肉,做我的养料哈哈哈~ 」鬼蚊伴着疼痛彻底失去理智,他开始以命相搏。

  只见原本健硕的胸膛不断破坏,自人皮里挣扎出一只巨大的吸血蚊子,那尖尖地吸血长针闪着点点红光,就连包裹在血螳体内的阳具也变大了好几倍甚至长出长达数寸的肉刺,它撑起身子,用巨大的阴茎向上挺动,发出渗人的尖叫,做最后的拼搏,「哈哈哈~ 小宝贝~ 小蚊子~ ……哦……你插的我……哦……好肉
紧……哦……使劲肏我……哦……哦……哎呀……大家伙……好舒服……好快活……我要升天啦……你真会玩……」血螳狂呼浪叫,丝毫不受蚊子健硕的影响,享受着全妖态对抗自己半妖态的舒畅,「啊┅┅好┅┅我爱你┅┅我爱死┅┅你的大蚊子肉了┅┅别┅┅别怕┅┅干死我吧,哦……喔……太爽了……太舒服了……嗯……喔……」

  血螳被鬼蚊那根奇特的阴茎插得欲仙欲死,只见她半眯着水汪汪的媚眼,小嘴轻启,玉体摇动,肥大光滑雪白的腹节不住的旋转往上挺。「卜滋……卜滋……」的性器交媾声,与血螳疯狂的激情淫秽浪叫声,剌激得鬼蚊疯狂大叫。
  「哦~ 来~ 来啦~ 啊……啊……啊……啊……好舒服……我要……来啦~ 啊
呜~ 」血螳又迎来了高潮,然后似有意地一口含住面前鬼蚊那长长的吸血口器,一阵坏笑声中慢慢舔舐吸允「恩,唔~ 真香~ 真甜~ 」鬼蚊剧烈挣扎,因为它本
能的反应过来,血螳正吸食者他以前吸过的血液储存。

  就在这时,血螳一个下坐,完完全全地将鬼蚊的巨器纳入体内,一股冰冷的旋流自马眼直入体内,破坏了鬼蚊的精关,吸摄着血肉精华,鬼蚊惨烈大叫,不甘心的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精华不断被吸入血螳的身体里,「咕噜~ 咕噜~ 」血螳心满意足,一边用樱桃小嘴吸食鬼蚊从别的妖物那吸来的血液,一边享受着它精华的洗礼。

  大约维持了一刻钟,血螳用力一咬,却是露出螳螂的尖牙,用镰刀割断鬼蚊的口器,「嘎嘣~ 嘎嘣」咬碎吞咽进肚里,看着奄奄一息的鬼蚊,抬起后臀,镰刀一闪,巨大的阳具直接被割断,慢慢吸入螳螂的身体里等待消化液的吸收。
  血螳笑吟吟的看着眼前的打蚊子:「嗬嗬,鬼蚊,你可真行~ 奴家现在好饱呢~ 那,现在送你上路吧~ 」说完,直接张开尖牙一口咬在鬼蚊的脖子上,自上而下,将鬼蚊的身体吃的一干二净。

  吃完后,血螳满意的舔舔嘴唇,摸了摸已经变回人形的小腹,再也不看这一地狼藉,化作一股妖风离开了山洞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