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与丰满婶婶一次愉悦的偷情
那天下午在村里闲事无聊乱逛,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位婶婶的家门前,我看她家门开着,想着进门打个招呼也好。

  来到屋门,我发现婶婶踩在柜子上专注的弄着厅里的光管电线,连我到来也不知道。我顺手把门轻轻关上,想着吓唬她一下。

  慢慢靠近婶婶的时候,我居然能轻易看见她旗袍下的红色内裤!!

  那鲜艳性感的裤衩,紧紧的包裹着婶婶丰满的屁股,看到这着实令人心动的诱惑景象,我的JB不自觉马上就硬了起来。

  「啊……死孩子,吓我一跳。回到村里平时不来看一眼婶婶,一来就吓唬人呢」

  「婶婶好,我这不是看你那么认真做事,不好打扰嘛。而且我看到婶婶红色小裤衩了,那么诱人想多看几眼。嘿嘿……」

  「哎吆,这孩子才出去没多久怎么就变得那么好色了呢。而且婶婶都差不多50岁的人了,脱光了走在村里也没人看。」

  「在我眼里,婶婶才是最美最漂亮的。」

  「呵呵,阿星这嘴巴可真甜,估计骗了不少女孩。」「婶婶我扶你下来。」

  说着,婶婶把手递给我,让我牵着她的手扶她下来。

  婶婶双脚刚下到地上的一瞬间,我故意脚滑了一下,牵着她的手又加了点劲,顺势把婶婶从后面搂在怀里,另一只手从旗袍裙下摸向她的大腿。婶婶错愕一下,轻拍着我的头,笑着说:「这么大了,还跟小时侯似的。」我不理会婶婶,把摸她大腿的手收了回来,拉下她旗袍的侧拉链。

  「这孩子,拉我裙子拉链干吗呢,使那么大的劲。」我看婶婶没有反抗,心里胆子更大了,索性把她裙子掀起了,隔着她的红色内裤用硬邦邦的JB顶着她丰满的屁股。

  又把一只手移动至她的小腹,在婶婶肚脐眼与小穴之间抚摸起来。

  我感到婶婶呼吸渐渐有点加速,身子也软绵起来靠在我的身上。

  于是我趁机一把就将她的旗袍从头上套脱了下来,想不到婶婶穿的是整套内衣裤,红色内裤红色胸罩,分外迷人诱惑。

  被我脱得只剩内衣裤的婶婶,此时害羞的背对着我,看着她迷人成熟的风韵身姿,我一下子脱了自己的T恤和小短裤,顺带着把内裤也脱了,露出那憋得慌的硬JB。

  脱得精光的我,走过去从后背抱着婶婶,然后拉起婶婶的手,引导摸了一下我JB。

  婶婶一摸到我的硬邦邦的JB,突然意识到什么,把手缩了回去。

  「啊,是什么东西这么热!怎么那么像……」

  婶婶转过身,发现我已经一丝不挂,又看看我直挺挺的JB,吓得不轻。

  「阿星,我们……」

  婶婶佯装要打我的样子,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逼到墙角到无路可走,然后吻了上去。

  好不容易打开婶婶的香舌,我顶起舌尖,和她交相拨弄。

  婶婶温暖的双唇充满着弹性,最后香舌主动的在我的唇间拨弄着。

  趁着这个时机,我轻轻把手放在婶婶背后,慢慢解开她的胸罩扣子,再从婶婶的双肩把胸罩拿开,一对丰满饱足的雪白大乳房立马映现在我眼前,那双美乳紧贴着我的胸部,她的丰乳在我胸口揉动着,肉贴肉的紧密厮磨中我清晰的感觉到婶婶加速的心跳。

  她乳尖在磨擦中好像已经变硬了,这时我与婶婶紧贴的上身都能感受到对方肉体的温热。

  我慢慢把手伸向婶婶那对丰乳,摸揉着那对浑圆饱涨的乳房,摸在手里真是柔软温润又充满弹性,我一面把玩着,一面用手指揉捏着乳峰顶端的乳头,手感真是舒爽极了。

  「婶婶,把内裤也脱了吧,我们做一次。」

  「阿星,别闹了,到此为止吧,我们不能这样,绝对不能……」婶婶此时深感对不起丈夫,也没想到除了自己丈夫外竟然让第二个男人享受着自己的胴体。

  但是热吻和爱抚好像击溃了她的理智,半推半就的我把婶婶内裤脱了。

  鼓鼓的阴户和黑黑的阴毛裸露在眼前,我的JB更是迫不及待的想插进去。

  我忍不住低下头,在婶婶两腿之间,伸出我粗大的舌头轻刮带舔,搅弄那两片肥美的花瓣和已经充血变硬的肉芽,又用嘴狂吸猛吮。

  婶婶轻咬嘴唇,被我舔得一种又麻又酸但又很舒服直涌心头。

  婶婶被挑逗一番后,原本紧闭的两片阴唇已经完全打开,水汪汪一片。

  「一定要一下就全插进去,别让她反抗。」我心里想。

  我看时机成熟知道不能再等了,在婶婶仍然陶醉在酥麻的舒服中来到她后面,一只手握住我的大JB,摸索到婶婶的小穴洞口,腰用力一挺,大肉棒就塞了进去,只听「噗嗤」一声,JB就进去了半截,又一用劲,硬邦邦的整个JB全根没入。

  婶婶「哎呀」一声,本来还陶醉在酥麻的舒服中,阴道中突然插进了这么一根又粗又长又热的大东西,但立刻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她转过头,对我说:

  「阿星,你……你……怎敢,不要……不要……啊……我是你婶婶,我们这样做是在伦乱呀,快停下来,哦,别……我……哦……我不要。」我下身开始用力的抽插着,我喘着粗气对婶婶说:「婶婶,我爱你,你太美了,啊……你的穴太紧了,套得我好爽,婶婶别怕,其实我们已经开始伦乱了,再说,我和你不说出去,谁知道,婶婶不是也很想要吗?」或许是我这句话打动了婶婶的心,婶婶沉默了,婶婶老公已经外出打工半年多,婶婶其实早想要找个男人来安慰安慰她那小骚穴了。

  我见婶婶不说话,知道她动摇了,接着说:

  「婶婶,其实我也不想干,但我实在憋得慌受不了了。你太迷人了,从我懂这事起每次见到你就想跟你做,现在有机会,让我操你一次吧!」说完,我扑到她背上,一只手伸到她的胸前在她雪白的乳房上用力揉了起来,另一只手伸向她的小腹抚摸,忽然,婶婶转过脸说:

  「那……那……只准你一次,……以后不许再来了。」我一听说,像得了军令状,笑眯眯的满口答应,女人这东西就是这样,一旦被勾起了欲望就再也别想把它平息下去,而且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好像要把婶婶插干豁了似的,婶婶这时已经兴奋得直喘粗气,忽然转头对我说:

  「阿星……等一会,啊……等……等……你……先把肉棒拔出来,我们这样干谁也不爽,……快……别动了。」

  我怕她跑了,继续的干着,婶婶着急的说:

  「阿星,我不骗你,你的肉棒都已经插进我的穴了,你害怕我跑吗?」我一听有理,赶紧扒开婶婶的两片大屁股把JB拔了出来,婶婶直起身,迅速搂着我,和我接吻,四片嘴唇相合在一起,两个人的舌头相互缠绕在一起。

  吻了一会,婶婶在厅的沙发上拿来一张小被套放在地上,对我说:「把你的衣服也拿过来,垫在我的屁股下,这样你好操,也插得更深。」婶婶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阴部,然后微微一笑,身体向后一躺,躺在了地上的小被套上,有点羞涩地对我说:「你还等什么,快骑上来吧,快点,我要。」我楞了,第一次看到婶婶这么主动。

  说完,婶婶把两腿高高的分开,让我把红红的肉缝看得看得清清楚楚,我忍不住了。

  我跪到婶婶叉开的双腿之间手握肉棒顶在婶婶的阴门上,这时婶婶的阴门里早已是淫水泛滥,我屁股一沉,没用多大力气就把大JB插了进去,我只感到这次婶婶的阴道里热热的,不停的有水冒出来,我开始抽送,每次都把JB拔出得只剩龟头了才狠狠的一下插到底。

  婶婶乐得浑身直颤,阴道开始变得越来越润滑,我的大JB像活塞一样进进出出,和婶婶的肉壁相碰发出了「噗嗤」「噗嗤」的肉击声,婶婶也越来越兴奋,嘴里不停地呻吟着,整个房子被我们淫乐欢快的叫声充满了。

  「欧,婶婶……你的洞洞真小,真舒服,啊……婶……婶……我……操死你,婶婶……你看……你的穴……流了这么多水,啊,耶……哦……婶婶……我要干死你,婶婶把穴扒大点儿……对……啊……我……啊……好爽……!」「阿星……哦……你肉棒这么大这么硬,操死婶婶了……用力……啊……太舒服了……什么……啊……我的穴让你操烂……烂了,你操死我吧,恩……啊……我要受不了了,啊,我把穴扒大点儿,啊……好来吧,用力操吧。操死婶婶吧……啊……哦……快……阿星……啊……用力……我要来了,啊……用力……啊快……啊……来了……」

  我不断缓绶地抽插着,婶婶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腰身美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的肉棒的研磨,婶婶已完全陷入情欲的深渊里。

  就这样插了七八分钟之后,赏到甜头的婶婶主动说,「阿星,让婶婶骑在你上面吧。」

  我紧紧抱着婶婶的屁股,随着婶婶大白屁股向下一沉,整个鸡巴全部套入到她的穴中。只感到我的JB冲破一层肉壁,进入了另一个更深的地方,那里包得我的JB更紧更爽。

  婶婶用小穴跨坐在我的大JB上,忘情的上下套弄,只听婶婶叫着:「啊……快……啊……进子宫了,婶婶的穴让你插穿了,啊……太舒服了,婶婶一辈子都忘不了,啊……上天了……」

  「啊……好充实……」「啊……好紧凑……」我和婶婶同时的叫道。

  婶婶双手按在我的胯骨上,肥臀加快速度一下一上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的「滋……滋……」的性器交构声。

  我一边享受着婶婶的美乳,一边开始爲她使力,当她向下套时我将大鸡巴往上顶,加重她一上一下的力度。

  我也觉大龟头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

  这怎能不叫婶婶快活得死去活来。

  再次用到后入式,我与婶婶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龟头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

  我静静地、慢慢地、细力地将肉棒在婶婶那湿滑和温暖的阴道内磨擦或静止不动去感受阴道内的快感。

  当我静止的时候,婶婶阴道内的肉壁会用力地收紧、放松、收紧再放松。

  而婶婶渐渐恢复体力中也扭动她的腰身配合着,不停把肥臀挺着、迎着。

  「啊……啊……亲……亲哥哥……亲丈夫……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尽力操我的肥穴……嗯……干死我……好美……好爽……」快感中,突然被大量刺热的阴精洒在我的肉棒上,我就知道婶婶要高潮了。

  「亲丈夫……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肉棒……啊……美死了……好爽快…用……用力插……婶婶要飞上天了……啊……我要去了……啊……我要泄……啊啊啊啊……」

  阴道的肉壁一吸一紧地挤压着我的大肉棒,那种沛然莫之能御的舒爽令感到我的阴囊开始沸腾,箭在弦上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和婶婶马上换了一个姿势面对面开始冲刺。

  我加大马力猛烈撞击,婶婶张大双腿迎合。

  随着婶婶一声娇嗔,婶婶终于达到高潮,淫水四溅。

  我只感到婶婶阴道中一阵强烈的收缩,紧接着一股火热的阴精只冲我的肉棒,我感到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冲我的脑门,同时婶婶阴道中有一种强烈的吸取之势,我忍不住了,我抽送得越来越快,呼吸像发情的牛一样粗重,我嘴里嚷着:

  「啊……啊……啊……妈呀……婶婶……我操……死……我……啊……婶婶……我啊……婶……婶……啊……我……啊……要射了……」婶婶双腿紧紧缠住了我的腰,身子向后一仰,我的精液同时如泉涌一般深深地射入了婶婶的子宫里,大家同时达到高潮。我们兴奋地搂在了一起,四片嘴唇紧紧地交织一块。

  我的肉棒还深深地插在婶婶的阴道里,相拥着过了十分钟才拔出。

  婶婶我推开,悄悄地对我说:

  「你真棒。操得婶婶的穴里麻酥酥的,真爽。」「婶婶,你不会怀孕吧?」

  婶婶冲着我笑道:「放心吧,婶婶早做了截扎,不会被你搞大肚子的,而且我这把年纪了,想怀也难,你就放心吧。」

  我放心的摸着婶婶那翘起的丰满乳房,把玩了一会,JB又硬了起来,看着婶婶那沾满淫水的小穴,又来了兴趣,对婶婶说:

  「婶婶。我还想操一次……行吗?」

  婶婶装作怒道:「你不是说只操一次吗?怎么,再说,现在几点了,该做晚饭了。快把你身上收拾收拾,走吧。」

  我磨道:「不嘛,求你再让我操一次吧。」

  「不行,赶快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