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郎上错床】 二
啊,我高兴都来不及。」陈语川笑着说, 神情却很认真。
 
  「你说真的?」
 
  「我骗过你吗?」
 
  「……没有。」陈语川对他何黎确实从没说过一句谎话。那……他有那么多 资产这件事也是真的?何黎对这男人的资产值还比较怀疑……
 
  「所以……你对小齐的性向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何黎笑了出来。
 
  「作为一个父亲,我只希望,他能幸福快乐,就算长大后也能不走歪路做个 好人,这样我就很满意了。」
 
  「小齐很幸运。」
 
  「他也是你儿子,你也要帮着管束他、关心他呀。」陈语川温柔低语。 
  这句话里所隐含的感情与绝对的信任,让何黎深受感动。可他把感动深深地 收藏在心底,脸上挑眉调笑地问:「你就不怕我把他教坏?」
 
  「不怕。黎的温柔我最清楚,把儿子交给个懂得爱人的人,儿子绝对不会变 坏。」
 
  何黎深深地凝视着陈语川。爱上这个男人,大概是他有生以来做得最对的一 件事了。
 
  爱了。
 
  越与语川相处,何黎越发觉得自己是被层层的爱所包围,也越发不能自已地 对语川付出,不知不觉地感情呈倍数的堆积,似乎所有的感情只为语川所存蓄, 就为等待语川的出现而倾泄。
 
  这次,他应该爱对人了吧?
 
  何黎带着深情的眼电得陈语川开始呼吸沉重,陈语川不自觉地伸长了脖子就 想偷香。
 
  何黎缓缓闭上眼,等待即将印上来的软唇。
 
  「爸!爹地!小夜说他要睡觉不理我。」
 
  陈语川一头埋进何黎颈间,叹了个只有何黎听得到的叹气,何黎只能忍着笑。 
  有小孩就是这样啊,老公,我们要忍耐些……
 
  小齐又爬上何黎大腿,一边学大人唉声叹气,一边就着爹地的手拿起DV继 续看影片。
 
  至于小齐……何黎心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反正你爹也同意我管束你了, 我随时有机会荼毒你……
 
                27
 
  小齐开始去复兴小学念小一,戚小军没能与他同班,甚至,没能与他同校, 他第一天上学就在满腹疑云的惊慌中熬到放学。
 
  陈语川中午去接他时,就看小齐充满焦急地眼神搜寻着前来接送的家长,一 看到爸爸,小齐眼眶就红了,跑出学校围墙,用力扑了上去。
 
  「爸,我今天都没看到戚小军。下课时,都找不到他。还有,我们老师也好 凶喔……我下课时间本来不敢乱跑,但是,我想要找戚小军啊……所以我还是很 勇敢就离开座位……」
 
  陈语川背过小齐的书包,再抱起小齐,温柔地拍拍小齐背部。
 
  「你会怕老师吗?」陈语川想先转移小齐对戚小军的注意力。
 
  「嗯……她是个坏女巫!她拿着一枝像哈利波特那种魔法棒,表情很可怕, 指着我们,说要是我们不乖就要把我们变成青蛙!」
 
  那个女老师不至于得这么威胁可爱的小学生吧?陈语川哂然。
 
  「那今天有人不乖吗?」
 
  「大家都吓死了,都很乖……因为老师带了一只青蛙来,说那只青蛙是被她 抓到的坏学生,那只青蛙还叫了……爸,戚小军是不是上学前就不乖,所以被老 师变成青蛙了?」
 
  这小子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陈语川答道:「一定不是,戚小军从以前就 很乖的不是吗?」
 
  「对啊!可是,我在学校找不到他耶……」
 
  「他可能去念别的小学了吧。」陈语川想想,任何事还是都明朗地摊开来说, 省得麻烦,而且儿子也必须学习接受一些生命中不可避免的不如意……
 
  「……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小齐眼眶又红了。
 
  「你们只是不能一起学习而已,你们还是朋友,你还是可以打电话找他呀。 
  你还记得他的电话吗?」
 
  「记得!对啊!我回去就打电话给他!」
 
  「那我们先去超市买菜啰。吃完午餐再去爸爸公司做功課. 」
 
  「嗯!」
 
  「爹地!」小齐高兴地跳到刚回家的何黎身上。
 
  「哇!你今天吃了跳跳糖啊?这么兴奋!」何黎刚进门穿了拖鞋,就手忙脚 乱地抱住小齐。
 
  「我刚刚跟戚小军通完电话唷!他跟我说他很想我耶!」
 
  「噗……那你有告诉他你有另一个男朋友了吗?」
 
  「有啊!我跟他说去外国玩的事情喔,我还跟他说我很喜欢小夜,他说他决 定要讨厌小夜!」
 
  何黎心中暗笑,拐抱着小齐就习惯性地走向厨房,到正在切着大白菜的陈语 川身边,仰头给他一吻。
 
  陈语川侧头跟何黎一记轻吻后问:「你回来啦?跟方圆集团谈得怎样?」 
  「还不错,我已经接下他的委托了。储凛中想进军国际,我看他信心满满的, 还跟他建议找你们公司先预测一下市场趋势,找适合的切入点。今天晚上有什么 菜?」
 
  「卤白菜、清蒸排骨、凉拌四色鲜蔬、再炒个牛肉丝空心菜。」
 
  「这么多菜?那汤呢?」
 
  「油炸明虾云吞淋上高汤。」
 
  「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哈哈,爹地流口水,不卫生。」
 
  「你这小子都没比较过吧?你爸很会做菜耶。」何黎摸摸小齐的头。
 
  「我喜欢吃爸爸煮的!」
 
  何黎的手机铃声响起。
 
  何黎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现的号码他没见过,啪地打开了手机就接听。 
  「我是何黎,请问哪位?」
 
  听到了电话里头传来的名字,何黎皱了下眉头,瞇起了眼。
 
  「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对方说出原因,何黎闻言眉头更皱了。
 
  「你以后别再打来了。」
 
  陈语川一边在炉灶间忙着,一边也留意到何黎不悦的语气。只见何黎不耐烦 地听了没一会儿就冲对方不善地说:「我不管你有什么事,反正我不想再跟你有 任何瓜葛。」
 
  何黎说完就把电话切断。
 
  「谁啊?」陈语川关心地问。
 
  「就那个人。」
 
  陈语川停下手边所有忙着的工作,洗了洗手,擦干,就揽过何黎抱着,连同 黏在何黎身侧的小齐一起抱着。
 
  陈语川酸酸地问:「他要干嘛?」
 
  「我哪知道他要干嘛。你没看见我根本没听他说什么就切掉电话了。」 
  何黎的手机铃声又响起。不是刚才那个号码,不过也是个没见过的号码。 
  何黎接听。但又听到那个人的声音,何黎马上切断。
 
  「又是他?」陈语川心知肚明地问。
 
  「嗯……我关机好了。」
 
  「那个人是谁啊?」小齐仰着脖子,好奇地问。
 
  何黎吭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记得我们同仇敌忾的那家人吗?」
 
  「记得啊!他们一直看我的乔巴!」实际上小齐不记得人家的脸了,但却记 得百货公司买行李箱时那么一件事。
 
  「就是他们啊。」何黎搂紧小齐。
 
  「那还是快关机吧!我也讨厌他们!」小齐嗤之以鼻地说。
 
  陈语川听了觉得好笑,这爷儿俩什么时候站在同一防线上了?
 
  放开了两人,陈语川宣布:「今天晚上有特别的甜点。」
 
  「哇!语川!我的五花肉已经长两圈了,你要把我喂成猪啊?」
 
  「你哪有长什么肉?再说,就算你吃得再多,我也能帮你消耗掉,你担心什 么?」陈语川神情暧昧地说。
 
  何黎翻了白眼,拉着儿子:「你做饭吧,我先去换掉这身衣服。」
 
  「嗯。」
 
  看着何黎走进房间,陈语川心中隐隐不安。
 
  梁允成这家伙……黎都跟他划清界线了,他还想怎样?难不成他真的对黎还 有感情?他自己不都说了对黎只是知己之情?那么,他是想找何黎叙旧?又或者 他忌妒黎身边的我,想要把黎抢走?
 
  陈语川心不在焉地做着饭,脸色凝重地思索着对策,他可不想他到手的幸福 发生了什么意外。
 
                28
 
  「王八蛋!梁允成!你到底要干嘛?!」
 
  受不了梁允成连日来的电话骚扰,今天,梁允成更找上门来了,何黎忍不住 破口大骂。
 
  「我想你呀……阿黎……」梁允成一脸落寞。
 
  何黎看了心中虽有些不忍,却也忍不住自己的不耐,强挤出冷漠的冷语想逼 梁允成知难而退。
 
  「你是听不懂国语啊?我都一再告诉你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瓜葛了,你脸皮怎 么还能这么的厚?」
 
  陈语川在厨房收拾好了走出来,却听到何黎在大门口发出飙高的声音。 
  「黎,怎么了?」
 
  然而一走向门口,陈语川就知道何黎为什么会对访客如此不善。陈语川先伸 手揽住何黎着肩以示自己的主权,毫无表情地对梁允成说:「梁先生,我们家不 欢迎你。」
 
  「阿黎,我只是想向你道歉!只是想挽回我们的友谊!你给我个机会好吗?」 
  何黎撇过头不语,往陈语川宽大的胸怀中躲避。如今再提当年的种种已经没 有任何意义了。
 
  「梁先生,你应该看得出来,黎已经不想再跟你多说些什么了,请你尊重他 的意愿可以吗?」陈语川虽说出问句,但其语气却坚定而不容对方拒绝。 
  何黎刚才其实在脑里快速地转了两圈,如果他不让梁允成说说想找他的目的, 估计以后仍会不时受到骚扰,那么是不是就让他一次说完,以后再也不跟梁允成 来往,这样会来得一劳永逸些?
 
  「阿黎……」也不理会陈语川的强势,梁允成语带哀求地看着何黎。
 
  何黎突然站直了身正视着梁允成。
 
  「你想说些什么,你今天就把它说完吧!以后我们也不要见面了,我先生不 会高兴我与别的男人碰面的。喔,顺道告诉你,我和语川已经在三个月前结婚了!」
 
  梁允成眼里突现复杂的情绪,有懊悔、有哀戚、有伤痛,就是看不出一丝一 毫为何黎喜悦的朋友之情。
 
  「既然黎愿意听你说,那么请进来吧。」陈语川虽不情愿,甚至有些恐惧何 黎会心软,到最后又原谅那个人,但他相信何黎会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他们在客厅沙发上坐定,陈语川去端了几杯果汁来待客,放下果汁,他觉得 自己不便留下听他们的谈话,于是说:「我去书房看小齐功课做得怎样了。」 
  何黎却拉着他,对梁允成说:「我和语川之间没有秘密,你要说什么,就当 着语川的面说,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们也只有送客了。」
 
  陈语川于是紧贴着何黎坐下,保护地揽着何黎肩膀。
 
  梁允成黯然。看样子,阿黎的心是全在他先生身上了……就像他当年为了我 而对家人出柜一样,当年为了富家女连妤洁,我竟然放弃了他?
 
  「阿黎,我要先为当年对你说的那些浑话道歉,虽然我已经记不得确切的内 容,但我晓得自己说了些非常伤人的话语,尤其对深爱着我的你,我知道那些话 很残酷……」
 
  「你根本不了解你那些言语对黎造成多大的伤害与障碍!」陈语川脸色阴暗、 语气忿然。
 
 「……也许吧……但我知道被言语伤害是多么让人难过的一件事……我在与 
  连妤洁结婚后,就一直活在悔恨当中……」梁允成后悔着,一直用着恳求原 谅的眼神看着何黎。「阿黎,你也知道妤洁是个家世高得叫人高攀不起的人家, 几年前她确实也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我,可是那种人家出身的妤洁跟着我这么个 白领阶级,日子渐渐过着却不是她过惯的那种富裕生活,她觉得受委屈了,也总 是用言语酸我。
 
  你知道我是爱她的,可是我男人的自尊也被她平常嫌弃的话语给伤害着,所 以我能了解被言语伤害的那种难过……
 
  越跟她过日子,我总是越想起你的种种,不自觉就会拿她跟你做比较,然后 就开始后悔,骂自己为什么要为了这么个女人而舍弃了那么爱我的你……」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何黎微笑,他真的已经不在意这个男人了, 反而有些可怜他。
 
  「嗯……是没有用,就算再怎么悔不当初,你也已经有家庭了……」梁允成 看了眼陈语川,然后望向何黎:「我只是……我只是怀念我们以前那种默契相通 的日子,我们一起长大的快乐……
 
  有机会再遇上你,让我迫切地想恢复我们以前那种青梅竹马的交情,难道不 行吗?我现在的生活,说实话,已经没有什么快乐可言了……」
 
  「允成,你我都变了。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何黎语重心长地说。 
  「难道我们不能重新开始?你重新接纳我当你的朋友?」梁允成急切地问。 
  「你没有朋友吗?其实你并不一定只要我当你的朋友,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所 需要的是什么?你曾好好地想过吗?
 
  你说你爱连妤洁,你也说过她才是你要的那个对的人。爱她,就不要拿她跟 我做比较,这是你的不该。
 
  不想让她说嘴的话,就尽你的能力去做给她看,我相信你一定有能力改变她。 
 我以往认识的那个意气风发信誓旦旦的梁允成难道不能以自己的力量粉碎老 
  婆的奚落吗?
 
  你该努力的,一是去检讨检讨你自己的动机与出发点,二是改变你自己对你 老婆的心态,而不是来求我的原谅。
 
  而且对一个我曾爱过,但一切已烟消云散的与你有关的过往,我没有任何憎 恨的心思,就连在你赶我离开那时与之后,我也不曾恨过你,所以本来就无所谓 原不原谅之说,我只能说我爱错人了,对一个不对的对象……」
 
  「阿黎,既然你……那我们是不是还能当朋友?」梁允成一脸迟疑的希冀。 
  何黎叹了口气,有些不耐烦地说:「你怎么不把你现在这种执拗用到你老婆 身上?」
 
  梁允成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些难以启齿地开口自嘲:「很难。我现在是无业 游民。她受不了我找不到工作,气得把两个孩子带回娘家去……我又何尝好受了?」
 
  何黎与陈语川有默契地对望一眼,心中有着同样的想法:梁允成似乎有些走 投无路,他来找何黎想拾回往日情谊,似乎是为了寻求支持而来的……
 
  「梁先生怎么会找不到工作?」陈语川问。
 
  「之前我所待的那家科技公司整个移往印度去了,妤洁不愿意跟我去印度。 
  因为家属的不能配合,公司将我资遣,我就一直在失业中,已经半年了。」 
  梁允成的问题还真是一环扣一环啊……
 
  「允成,如果你只是需要人谈谈,我觉得你最该跟你的老婆开诚布公地谈谈, 而不是来找我,毕竟能给你最大支持的,还是你的家人。
 
  当然,我没办法把你曾伤害我的事情当成从没发生过,所以,要我毫无芥蒂 地重新接受你成为我的朋友,很抱歉,我还没有那种圣人的能耐。
 
  你就先回家吧!想清楚该对你老婆如何、该如何跟她沟通后,就去接她接孩 子回家,为你的家庭好好振作。」
 
  「阿黎……」梁允成还想说些什么,考虑着该如何说出口。
 
  何黎知道梁允成还是想提起挽回友谊这件事,于是先说:
 
  「你先为自己、为家人想好了,振作起来了,到时候我也许会认为你是个懂 得改进,值得交的朋友,那时是不是能重新成为朋友,那时再说吧。」
 
  何黎率先站起送客,梁允成黯然离去。
 
  陈语川从何黎背后拥着他,歪着头,轻声问着老婆。
 
  「黎,你上过法庭吗?」
 
  「上过。我执业都七八年了。」
 
  「你刚才对梁允成说话的样子好帅喔……在法庭上也都这样吗?」
 
  「哈!更爱我了吧!」
 
  书房门口出现一个人,原来季维早就在里头指导小齐做功课,小齐做完功课 打游戏机时,季维就躲在门边偷听客厅的谈话。这时,季维又开始酸了起来: 
  「喂!你们两个就不怕在家里这么亲密会教坏小孩?」
 
  「这叫爱的示范,怎么可能教坏小孩?」何黎挑眉反问。
 
  季维的表情看起来好象第一次认识何黎,很慎重的样子。
 
  「何黎,刚才来的那个人,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他刚在站在虚掩的门后听,虽然能猜出些个大概,却无法连贯全局。
 
  何黎眨眨眼,接着转头看身后抱着自己的那个人。
 
  「你告诉他吧,我懒得说了。」
 
  何黎拉开陈语川的手,走进书房,跟小齐打游戏机了。
 
                29
 
  定下来在T市住了几个月后,何黎决定不加入任何事务所,直接当个自己接 案的个体户,原因是,凡是找陈语川公司做国际行销策略的厂商,都会需要国际 法律事务的专家来帮忙协助,这类case当然是肥水不落外人田,全都让陈语 川介绍给何黎去做了。
 
  再加上,原来的陶珒因为找不到胜任原来何黎职务的适当人选,所以何黎在 与陶珒本人商量后,也就成了陶珒事务所在T市的派驻代表,以往从K市出差到 各处,如今却从T市出差。在T市居住的他,工作量也暴增,办公室就是家中的 书房。
 
  此时正当小齐放寒假,农历过年也快到了。
 
  小学一年级的小齐第二次月考考全班第一名时,季维送给小齐的礼物SON YPSP。
 
  小齐喜欢赖在书房里打这个PSP掌上型游戏机,因为爹地在书房工作,他 喜欢待在有爹地的地方。他还为了爹地说过的一句话:「游戏机有点吵,小齐把 音量调小一些。」而带着耳机玩游戏机,反正他就是不想家里有人在时,自己一 个人待在没人的房间或厅里。
 
  何黎为了上星期接下的一个案子,开始针对欧盟体系外的欧陆国家进行了解, 因为牵扯到尚未而即将加入欧盟的某国的一些问题。该国英译后的各类法律条文 有几大本,在前天才经由国际快捷寄到家里,所以这两天,何黎为了熟悉这些条 例,原来的大书桌早装不下所有摊开的书本,何黎去坐到了铺了地毯的地板上, 周遭全是摊开的法律书籍,而小齐就坐在书房的落地窗边玩游戏机。
 
  两人正沉浸在工作与游戏的乐趣中……
 
  门铃响了。
 
  何黎抬起戴着无边框眼镜的眼睛,看了眼戴着耳机没听见门铃的小齐,便起 身去应门。
 
  门上视眼外,有对他不认识的年老夫妇。
 
  何黎开了大门,注视着跟他一般高的夫妇俩:「请问找哪位?」
 
  「我们是语川的爸妈。」语川的妈妈说着。
 
  「爹地!」小齐刚才一抬头就不见了爹地,马上抓着游戏机跑出书房,发现 爹地在前门跟人说话,便跑了过来抓住何黎的休闲衫下摆。
 
  俩老的视线就这么被小齐吸住。这……是他们的孙子!那脸模子跟语川简直 一模一样。
 
  「小齐,叫爷爷奶奶。」
 
  小齐抬头看着两个老人家,露齿而笑:「爷爷好!奶奶好!」
 
  「好!好!」、「小齐好乖!」
 
  「伯父、伯母,请里面坐。」
 
  语川的父母就算去坐在客厅沙发上了,眼光还离不开小齐。
 
  「我去倒茶,小齐跟爷爷奶奶说话。」
 
  「喔!」小齐应声。
 
  看着何黎走进开放式厨房准备泡茶,语川的爸妈才开始对小齐说话。
 
  「你是思齐是吧?」爷爷问着孙儿,神情有些激动。
 
  「嗯!」
 
  「几岁啦?」
 
  「过年就八岁啦。」
 
  「念几年级啦?」
 
  「一年级。」
 
  俩老眼神中尽显对小齐的疼宠之情。
 
  虽然小齐、语川的状况,听季维说了不下十次,但第一次见到小齐、听小齐 亲口回答,那种激动却难以抑制。
 
  「小齐知不知道爷爷奶奶?」
 
  「知道,爸爸给我看过照片。还说等有一天爷爷奶奶接受爸了,才要带我回 去看爷爷奶奶……」
 
  俩老这下更激动得不知道该说啥了,他们没料到儿子与家里决断后,竟然还 会惦着家里。
 
  语川的爸听了小齐的话,不禁看了眼正在泡茶的何黎。这个平凡到家的男人 就是季维说的语川一直挂在心上的那个人?
 
  「可是爷爷奶奶先来看我们了,爷爷奶奶接受爸爸了吗?」小齐幼小的脸庞 说着他不懂得究竟的纯真言语。
 
  爷爷奶奶齐齐看向正端着泡好的茶走过来的何黎,不知该怎么回答。
 
  「爷爷奶奶是爸爸的爸爸妈妈,怎么可能会不接受自己的儿子?」
 
  何黎笑着说的同时,把茶杯放在沙发前的几上:「伯父伯母请喝茶。」 
  一时之间,四人无语。
 
  「伯父、伯母。我叫何黎,任何的何,黎明的黎。去年八月和语川在英国结 婚,这件事两位也许已经知道了。」
 
  俩老看见何黎微笑的脸上尽是幸福。
 
  门铃又响。
 
  「对不起,我先去开个门。」何黎起身告歉。
 
  季维一进门就对何黎说:「我刚才去停车了。是我带舅舅舅妈来的,他们想 看看小齐也看看你。」
 
  「你告诉语川了吗,他们要来的这件事?」何黎低声问。
 
 「舅舅他们是临时起意的……不过我刚才停好车走过来时已经先打电话告诉 
  语川了。」季维也低声答。
 
  两人进客厅就看到小齐正在现宝,倚在奶奶怀里给爷爷奶奶看手上的PSP 游戏机:「这个是表叔给我的奖品,我第二次月考第一名喔。」
 
  「小齐好棒!」两老高兴得眉开眼笑。
 
  「可惜你最后一次月考退步了一名,早知道就不送你PSP,你看你一直玩, 玩到退步!」季维给小齐吐槽。
 
  小齐反而辩驳:「可是我学期成绩还是班上第一啊!」
 
  「可是你还是退步啦!」季维实事求是。
 
  奶奶护孙心切,连忙说:「小维,你都这么大个人了,还跟个孩子争什么? 
  小齐能拿学期第一已经够好了!」
 
  何黎兀自吭哧隐笑,什么也没说,心里倒想着:爷爷奶奶都跟爸爸一个样, 真是超喜欢溺爱小孩的。
 
  「何……何先生,你……你和语川……是怎么认识的?」
 
  语川的爸爸会想了解自己和语川的一切吗?何黎不动声色,微笑地说:「这 要问季维了,语川前一个婚姻的洞房花烛夜是被送进我房里度过的……」 
  季维阴了何黎一眼,语川与何黎结识的原因,他都还不敢跟他舅舅舅妈提起 呢。
 
  「小维……」语川的妈惊讶的眼神中含有些许谴责。
 
  「其实都是旅馆的错吧,旅馆给语川的房卡,听说是输入错误,于是打开了 我房门……一切都是误打误撞的巧合吧,我想……」何黎平淡地说着。
 
  语川的爸爸却开始引咎,如果当初他们夫妻俩不硬逼着语川结婚,语川是否 就不会去爱上男人了?
 
 「我听语川说过……他是……喜欢男人的……他心里一直有个人……那人就 
  是你吗?」语川的爸爸又问。
 
  「应该是吧。」何黎也大方地说。
 
  「那么……你对语川呢?我们都觉得,同性恋……很难有真爱……」语川的 妈有些难以启齿地问着。
 
  「这个,伯母应该问语川,看他感受到我多少的情感。情感这回事,以本人 以外的人的眼光去做凭断,是做不得准的。」
 
  何黎才说完,大家就看见陈语川气喘嘘嘘地跑进来。
 
  「爸、妈,要来怎么……呼……怎么不先打个电话给我?」
 
  陈语川马上牵起何黎的手,眼里的问号问着:我爸妈他们没为难你吧? 
  何黎回以温暖的微笑,摇了摇头。
 
  旁人虽不知道他们两之间沟通了什么,但那种只存在于伴侣间的绝佳默契, 就算是瞎子也感觉得出来。
 
  「伯父伯母很喜欢小齐。」何黎说。
 
  「那是当然的!」季维笑着。
 
  「有空的时候,你也带着小齐和何先生回家来看看我们两个老人家,当然也 顺便看看你弟弟他们……」语川的爸爸说着。
 
  「爸……」语川不敢相信他刚才听到的。
 
  「带他们回来过年吧……回家吃团圆饭……」语川的妈妈说。
 
  「妈……你们这是……真的接受了吗?接受我这样的儿子?」陈语川根本吓 到了。
 
  他当年抗争得有多严重,他现在的震惊就有多大。
 
  「你……自从你五六年前那次结婚后,你就再也没回家过节了……」妈妈叹 道。
 
  陈语川转头看看何黎,他根本不晓得何黎愿不愿意跟他回父母家过节。 
  何黎温柔地点点头。
 
  「嗯……今年我一定带他们回家过年。」
 
  语川父母脸上似乎有松了口气的神色。
 
  「喂喂,我肚子好饿了,小齐也肚子饿了吧?我们一起去哪里吃个午饭吧!」 
  季维提议。
 
  于是爷爷奶奶手把手牵着孙子、语川牵着何黎、季维走在他们旁边,步行去 下个街口的川菜馆。
 
  看着远远走在前头的爷孙,何黎不禁问了季维:「你这几个月到底跟语川爸 妈说了些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跟他们说了什么?」
 
  「人是你带来的,这事当然跟你有密切关系。」
 
  「呿!不愧是当律师的!」
 
  「只要是稍有智力的人都推得出来好不好?那跟我当律师无关。」
 
  「我只是把我在你们家看到的所见所闻如实地重复叙述罢了。恶死人了!」 
  「恶死你?那你怎么不死?还重复叙述?」
 
  「你这牙尖嘴利的臭小子,我是说恶死人,又没说恶死我……」
 
  两人继续斗着嘴。
 
  陈语川只是笑,一点也不想被卷进口舌之战的漩涡,斗嘴?那简直太幼稚了! 
                尾声
 
  「我的妈呀!何黎!救救我!」季维一脸发白地闯进陈家。
 
  「干嘛呀你,被鬼追啊?我还以为是语川接小齐回来了呢。」
 
  何黎睁大了眼看着惊慌的季维跑进来去窝在沙发上拼命搓着手臂。
 
  才关上大门,就又有人按门铃。
 
  「谁啊?」何黎瞄了瞄鱼眼视孔。
 
  站在门外的人高大得充满了整个视孔,是个黑发的外国人?!
 
  「我找季维。」门外低沉的声音如是说着,中文字正腔圆。
 
  「不准你开门!」季维对何黎大喊。
 
  何黎皱了眉,反吼:「这是我家耶,谁管你准不准啊!」
 
  「呜……算我求你好不好?」季维蔫了声。
 
  「这还差不多,算你识相。这人是谁?」
 
  「我怎么知道啊!我刚才一停好车下车,他就跑过来说,他找我好久了,然 后在我什么准备也没有的情况下,强吻我!」
 
  何黎怔了一会儿,爆声大笑。
 
  门铃声又起。门外也在喊:「拜托你,我要找季维。」
 
  「哈哈……找你的,你自己解决。哈哈哈哈……」何黎笑声不止。
 
  「你……你这见死不救的家伙!」
 
  「他又不是要杀你,说什么见死不救啊?」
 
  「恶……男人亲我,那比杀了我还恐怖啊!」季维一脸嫌恶的样子。
 
  「这么说,你不喜欢他啰?」
 
  「我就算要喜欢也不会喜欢上个男的!」
 
  「那你亲口告诉他啊。」
 
  「不要!要是又被他抓着强吻,我就要口吐白沫而亡了。」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打官司索赔!」
 
  「你……」季维真的说不过这软硬不吃的怪律师。
 
  「遇到事情,必须坦然面对,才能解决,逃避终究不是办法。」何黎也不逗 他了,诚心地建议着说。
 
  季维叹了口气,看了看大门,因为门铃声依旧不断。
 
  何黎的手机也不甘寂寞地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号码,何黎叹了口气,接了。
 
  「梁老大,你又怎么了?」
 
  梁允成在那头高兴地谢着何黎,何黎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应着。
 
  不一会儿,大门开了,语川带着小齐,后头跟着那个外国人,走进客厅。 
  「唉!」季维吓得一溜烟跑进浴室,从里头上了锁。
 
  「他怎么了?」陈语川傻眼。
 
  何黎摀着手机声孔,对陈语川说:「你问那个老外就知道了。」
 
  「Hello!」小齐仰着头对老外大喊。
 
  「嗨!我的中文名字叫做魏乐,很高兴认识你。」很俊俏的老外很高,有将 近俩米的身高吧,面对着小齐蹲下,微笑地握着小齐的小手上下晃着。
 
  「我叫陈思齐,很高兴认识你。」好象从没被这么慎重地对待过,小齐笑的 格格叫。
 
  「我是季维的表哥陈语川,魏先生为什么要找季维?」
 
  「你们去年曾在英国一个城堡住过,Willer公爵世袭的城堡……我也 承袭了公爵爵位。」
 
  DukeWiller在英国的名头非常响亮,难道就是眼前这位?陈语川 不禁盯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不满三十岁的英国人看。
 
  「好好好,等你做出些成果了,我再考虑。」何黎对着电话那头的梁允成说 着。「我家有客人,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改天再谈吧。」何黎说完马上挂掉电话。 
  「那谁?又是梁允成?」陈语川问。
 
  何黎翻了翻白眼,无奈地点点头。
 
  「魏先生请坐。想喝点什么嘛?」何黎问。
 
  「随便。」魏乐笑了,随便这个词可是他来到这个国家才学会的。
 
  「那……乌龙茶?」
 
  「好。」魏乐喜欢乌龙茶。
 
  趁着何黎去泡乌龙茶,陈语川叫小齐去书房做功课,然后也跟着在沙发上坐 下。
 
  「魏先生找季维有什么事?」
 
  「我在城堡看见他,对他一见钟情。你们离开以后,我就开始学中文,决定 学好中文后要来找他,我要告诉他我喜欢他。」
 
  「喔……原来如此……」
 
  「我刚才找到他,太高兴了,所以吻了他。然后他跑来这里。」
 
  陈语川眨了眨眼。
 
  这位仁兄还真是勇猛啊,他不知道东方人比较保守的吗?哪能一见到喜欢的 人就马上亲吻对方?难怪小维躲进浴室不敢出来。
 
  「我做得不对吗?」魏乐很乐意虚心请教的。
 
  「嗯。你应该忍耐的。一见面就亲吻他,会吓到他。」
 
  「……我学的还是不够。」英俊的公爵一脸沮丧。
 
  「季维他……他不是gay。」陈语川想劝退公爵。
 
  「我只是想告诉他我喜欢他,我不要求更多。」
 
  「所以,你只是想让他知道你的心情?」何黎端了茶来。
 
  「对!」
 
  「你不想他跟你在一起?」何黎问。
 
  「抱歉,我不懂你的意思。」
 
  「Don‘tyouwanthimtobewithyou?」
 
  「我当然想。可是,那也必须是在他愿意的情况下,对不对?」
 
  公爵就事论事的样子,感觉不像是爱上季维的样子。
 
  「乌龙茶很好喝。」魏乐称赞。
 
  浴室门突然被磅地一声拉开,季维气冲冲地从里头走出来。
 
  这时,大家都看到魏乐忍不住开心地立即站起身来。
 
  「凭什么你们在外面喝热茶,我就得躲在里头发抖?!」季维气得用力给自 己倒了杯茶。
 
  「你说你要告诉我什么,你快讲!讲完就离开!」季维冷冷地对魏乐下逐客 令。原来他刚才躲在浴室门后面,一直听着外面的谈话。
 
  魏乐脸上失去笑容,认真了起来。
 
  像要倾注几千万瓦电力的爱情似的,魏乐深深凝视着季维,那双绿如翡翠的 碧眸紧紧吸住季维的目光。
 
  「去年八月十八日,我第一次见到你。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恋爱了。我从 来没有那种又感动又绝望的心情,我想告诉你我的快乐和我的心情。但是那时我 知道我一定要学中文,用你的语言告诉你我的感觉,这样才能把我的心情传达到 你心里。因此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学习中文,然后找到你,告诉你,我喜欢你。」 
  季维渐渐蹶起眉头:「我不是同性恋,谢谢你喜欢我,不过我不可能喜欢上 你。」
 
  魏乐的碧眸渐渐黯淡,像翡翠失去了光泽。
 
  谁都看得出来他的心在痛、他的肺在萎缩、他的呼吸已然轻而迟滞。
 
  魏乐缓缓地吸了口气,勉强自己绽开笑容:「我了解。谢谢你给我机会说出 我想说的话。谢谢你们的招待,我该回去了。再见。」
 
  何黎不忍地送他出门口,回到客厅后,却看到季维一脸凝重。
 
  「小维维,你比我还残忍。」何黎说了这句话就回去书房继续工作。
 
  季维忍不住抗议地嘟哝:「我不是同性恋啊!」
 
  不是吗?那你能告诉我你这辈子到现在交过几个女朋友?」陈语川无奈地苦 笑,为魏乐。
 
  零。
 
  谁都知道这答案。
 
  不是同性恋的他,这一年来常常跑这个嘴边嫌着恶心的何黎家,这又是什么 状况?如果他自己都不清楚,那就没人知道季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陈语川和何黎结了婚的这一年四个月来,就是在季维常常光顾、梁允成常常 
  电话问候、语川的父母兄弟常常来叫去聚餐、何黎不定时的出差、语川同事每月 
  开生日party的日子里,平平淡淡却甜甜蜜蜜地过着。三人生活上的琐 事磨和着,却也意外地平顺。
 
  估计往后的日子,也就这么样地过下去吧。
 
  当然如果没有梁允成这只臭虫不时的扰人电话,这日子就算完美了;如果没 有何黎往日床伴的偶尔问候,陈语川也会更高兴些,不会没事就生产为量可观的 酸醋。
 
  可生命哪有十全十美的?
 
  连小齐也有自己的烦恼。
 
  上了小二,原先小一的班分班了,现在这一班,根本活脱脱是个小杰尼斯养 成班,男孩个个俊俏、女孩个个美丽,小齐喜欢的男孩人数暴增,他都快烦恼死 了。
 
  小齐现在最常说的口头禅就是:「爹地,怎么办?某某某也好可爱唷……」 
  怎么办?
 
  吾家有男初长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
 

                                (全文完)